「龍王」及「滿樂時」成配種界新興力量

莫瑾賢 (David Morgan)

07/12/2019 13:53

「滿樂時」富潛力成為一匹傑出種馬。
「滿樂時」富潛力成為一匹傑出種馬。

英國的葉森打吡大賽、澳洲的金拖鞋大賽、法國的凱旋門大賽、北美的肯塔基打吡大賽,還有一系列歐洲經典賽以至育馬者盃,這些頂級賽事在過去一個世紀直至今時今日,造就出一匹又一匹成績彪炳的種馬,塑造整個純種馬育馬產業。

多年來,儘管香港的大賽吸引到無數佳駟競逐,但在育馬業的重要性相對不高。然而,有跡象顯示,情況可能正在轉變。

頂級日本雄駒近年紛紛以香港獎金豐厚的一級賽為目標,香港賽事對於育馬產業的價值開始有變。

日本憑藉超卓的管理成為育馬大國,可謂全球公認。香港對於兩匹日本最具潛力的年輕種馬來說,也別具重要性。「滿樂時」曾在沙田攻下三項國際一級賽,「龍王」則曾蟬聯香港短途錦標冠軍,兩駒均藉此提升了全球知名度。

「龍王」一直以社台種馬場為繁殖基地,牠的馬后級女兒「杏目」出道至今已曾揚威國際大賽。至於「滿樂時」則在日本社台種馬場和澳洲Arrowfield育馬場之間的協議下,經常穿梭於南北半球以進行配種。

「龍王」的子嗣當中,已出了一匹冠軍級佳駟。「滿樂時」的成就雖然尚未可見,但初步跡象甚為正面。

「龍王」曾連續兩年攻下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龍王」曾連續兩年攻下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滿樂時」於2017年在日本首季配種,與二百六十五匹雌馬交配,合共誕下一百七十九匹幼馬。在2018年精選一歲以下馬匹拍賣會中,牠的十三匹幼馬合共售得五億八千七百五十二萬日圓,以該拍賣會計僅次於數匹名駒,分別為已辭世的「大震撼」,還有「大鳴大放」、「真心呼喚」和「龍王」。今年,牠的首批週歲馬整體銷售反應理想,其中十三匹在北海道精選拍賣會的總售價高達二億五千六百五十萬日圓,成為該拍賣會成績最佳的種馬。

「很多育馬者都認為『滿樂時』的子嗣質素甚高。牠的首批幼馬在日本競走馬協會拍賣會推售時,有一匹更以高達一百萬日圓售出,就是最佳證明。」社台種馬場代表兼子蓮表示。

「滿樂時」首批澳洲週歲馬,將於2020年初拍賣。牠2019年的配種價為二萬七千五百澳元,在澳洲首三季已與超過二百七十匹雌馬交配,在過去兩年共生了一百四十八匹幼馬。今年較早前,牠與前香港對手「步步友」的半姊妹Ausbred Friend所出的幼馬,以六位數澳元售出,足見來年買家會對牠的子嗣大感興趣。

「我們對與牠配種雌馬的質素十分滿意。牠首批週歲馬無論在身型、力量和體格方面均與牠相似。」Arrowfield育馬經理Jon Freyer說。

「滿樂時」現年九歲,曾在十二個月內先後攻下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冠軍一哩賽及浪琴表香港盃三項一級賽,由於澳洲賽馬業與香港關係密切,無疑會影響買家和雌馬馬主日後的決定。

「在澳洲,人們對『滿樂時』的競賽表現十分讚賞。大家都看過牠在香港的表現,知道牠的實力與全球頂尖賽駒看齊,包括澳洲馬后「雲絲仙子」。『滿樂時』令人望而生畏,是Arrowfield育馬場歷來其中一匹最具魅力的馬。」Freyer又說。

「滿樂時」在Arrowfield育馬場配種。
「滿樂時」在Arrowfield育馬場配種。

「滿樂時」在跑道上風采逼人,甚至擄獲了沙田馬迷的心。

高大壯碩的「滿樂時」出自父系「銀幕英雄」,雖與傳奇賽駒「大震撼」及「丹山」無血緣關係,但隨著日本賽駒近年享譽全球,今年在澳洲又尤其矚目,「滿樂時」看似前途無量。

Freyer解釋:「拍賣『滿樂時』首批週歲馬的時機恰到好處,適逢「雍容白荷」、「白朗冰川」及「酷震撼」今年春季相繼在墨爾本摘下一級賽,令澳洲馬主及練馬師對日本賽駒及牠們的子嗣加倍留意。」

「滿樂時」有十七匹週歲馬將於1月神奇百萬黃金海岸拍賣會上推出,其中十駒由Arrowfield育馬場提供,當中的雄馬與一些名駒有血緣關係,包括馬后「雲絲仙子」、一級賽考菲爾德盃冠軍「多吉」、冠軍雌馬「愛靈傑」、兩項一級賽盟主「空心彈」,還有一匹由香港賽駒「巴基之星」的半血緣姊妹產下的雌馬。

另一邊廂,「龍王」後裔的實力已有績可據。多項一級賽冠軍「杏目」因發燒而退出週日的浪琴表香港盃(一級賽),牠在「龍王」首批共一百八十八匹兒女中鶴立雞群。這批子嗣共上陣一百六十次,取得一百二十八場頭馬。「龍王」三批子女合共贏得二百五十五項冠軍,建功者包括出自第一批的「絕嶺之峽」及第二批的佼佼者「農神節慶」。「絕嶺之峽」曾勝出一哩冠軍賽(一級賽),「農神節慶」則攻下應屆日本二千堅尼大賽。

「野田重擊」曾勝出三級賽,並在一級賽上名,將仿傚父親「龍王」,力爭攻下週日的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一級賽)。儘管如此,今屆參賽馬之中,明顯沒有一駒及得上傳奇短途/一哩馬「龍王」,該駒連續於2012年及2013年揚威此賽,演出轟動一時。

兼子蓮承認,「杏目」的成功令行內對牠父親「龍王」趨之若鶩,牠的配種對象有所增加,子嗣也身價大漲。不過,馬王「龍王」天生雄偉且兼具速度,與優質雌馬繁衍後代本就備受日本業界看好。

兼子蓮說:「我們堅信『龍王』在日本會很成功。日本現在已有許多出自『週日寧靜』的中距離及長途雌馬,所以對合適的短途種馬需求很大。」

「而且,日本中央競馬會於夏季舉行很多1600米以下兩歲馬賽事,這有很大影響力。因此『龍王』如此受歡迎,我們毫不意外。牠現時的行情非常好。」

看法開始

「龍王」於2013年成功衛冕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從不乏出色的雄馬參與競逐。在二十世紀末至二十一世紀初的約五年內,「飛霸」及「奇異光芒」等名駒曾在港勝出香港國際賽事,但其後未能在配種方面創出佳績。

在香港國際賽事的發展初期,傑出雌馬如「占卜」及「歷山金駒」也曾在港獲勝。少數獲勝後能在配種方面取得佳績的雄馬,當數2001年香港瓶盟主「黃金旅程」。此駒父系出自成功種馬「週日寧靜」,牠的子嗣迄今已上陣一千二百五十六次,在日本共獲得八百五十六場頭馬,當中包括實力超班但性情易變的冠軍馬「黃金巨匠」。

父系同為「黃金旅程」的十匹一級賽冠軍馬還包括「冠軍車手」。就如同前輩「滿樂時」,「冠軍車手」也在日本攻下安田紀念賽及一哩冠軍賽這兩項重要的一哩賽後,來港出爭今年的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

過去十年,情況有所改變。到了現在,來自日本的星級雄馬和雌馬已是本港大賽的常客,可見香港的大賽對具配種價值的日本賽駒也具吸引力。說不定歐洲馬壇在這方面的看法也正在改變中。

豐富的賽事獎金固然能吸引頂級賽駒來港參賽。假以時日,當牠們提升了香港國際賽事的地位時,應該會有更多擁有配種潛力的馬匹來港參賽。

「滿樂時」摘下2015年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

香港國際賽事或許由於在其他海外大賽後舉行,所以過去在部分歐洲陣營心目中的重要性略低,不會安排打吡盟主來港參賽。

但今年的情況有變。岳伯仁旗下的「御用畫匠」將於週日出爭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瓶,是歷來首匹參與香港國際賽事的葉森打吡冠軍。

「御用畫匠」的父系為服役競賽時無堅不摧的「天文學家」,其母系卻是來自澳洲的一匹雌馬Believe‘N’Success。就在「御用畫匠」攻下葉森打吡大賽三個月之後,其半姊妹Bounding的首匹幼胎在美國堅蘭九月週歲馬拍賣會中以四百一十萬美元成交,成為傳媒頭條。

若然「滿樂時」及「龍王」的子嗣能在香港取得佳績,香港國際賽事就有望成為打造種馬的重要賽事。

兼子蓮說:「不單在日本,在其他國家勝出大賽也同樣重要。『龍王』和『滿樂時』當然不例外,牠們的勝仗甚為精彩,這也造就了牠們成為身價不菲的種馬。」

此外,香港亦有「事事為王」躋身種馬行列。牠以雄馬身分攻下寶馬香港打吡大賽及香港盃,現時在澳洲的Swettenham育馬場擔任種馬,2019年其配種費為一萬六千五百澳元。牠的首批子嗣已接受訓練,且看日後會否有其子女在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中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