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迪生夥拍「望穿秋水」首度在港上陣

William Hughes

06/12/2019 16:58

年紀尚輕的屈迪生已曾勝出一級賽。
年紀尚輕的屈迪生已曾勝出一級賽。

「望穿秋水」將於本週日(12月8日)出爭一級賽香港瓶(2400米),騎師為年僅十九歲的屈迪生,他說:「我不敢相信自己有份角逐這項大賽。」

屈迪生是英國頂級練馬師查爾頓的馬房主任騎師,他今仗將於全球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賽馬日,與多對世界頂級人馬組合同場對壘。

然而,屈迪生的策騎表現節節上升,但凡看過他演出的人,對於他能火速上位,應該不會感到驚訝。

當然,這一切都得來不易。屈迪生最初寂寂無聞,及後成為2018年英國冠軍見習騎師。他說:「那時候我咬緊牙關地做到了,但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熬過那些日子的。」

屈迪生指的是過往的艱苦歲月。他一天的工作在大部分人仍在熟睡時便開始,駕車外出在全國各地四處奔波,以追尋下一匹有力爭勝的賽駒。當年他總共為多達五十五個馬房策騎。與屈迪生同輩的年輕人,大多還在校就讀,他想必須具備高度組織能力和精力,才能克服那時候的挑戰。

「望穿秋水」是屈迪生在港的首匹坐騎。
「望穿秋水」是屈迪生在港的首匹坐騎。

然而屈迪生說:「我覺得我處事頗有條理,同時也頗為固執和自信。我為自己定下很高的標準,若未能達標,就會怪責自己。」

固執和自信對他十分重要。他第一次和第二次取得頭馬,中間相隔二百日,如果不夠執著堅持,相信難以熬下去。此外,他當時是獲得讓磅的見習騎師,必須努力控制體重。

今年1月,他剛開始為練馬師查爾頓效力,他策騎的賽駒在金頓上陣時不慎失蹄,將他以三十英哩時速拋在全天候跑道之上,導致他有四節脊椎骨骨裂。他須暫別熱愛的賽馬運動三個月,暫時與贏馬無緣。

屈迪生自約六歲起已熱衷賽馬。他父母與賽馬毫無關係,他父親是郵差,卻鼓勵他和姊妹學習策騎。恰巧地,他當時的騎術教練是前騎師Ray Goldstein。

視莫雅為偶像

莫雅為屈迪生的偶像。
莫雅為屈迪生的偶像。

屈迪生在英國南部海岸的白禮頓出生,自十三歲起在家自學。然而,他最熱愛的是馬匹和賽馬運動,並視莫雅為偶像。無獨有偶,屈迪生首份工作和首場頭馬,均來自練馬師莫加里,即莫雅的父親。

一直到他加入包義定的馬房,才是他事業發展的關鍵。許多頂尖騎師,包括布宜學及莫艾誠,都在包義定馬房正式展開策騎事業。

屈迪生說:「當時在過磅室,除了我還有大概五名見習騎師。那裏競爭很大,所以你要以正確心態面對。要成功就必須下定決心,時刻自我鞭策,沒有捷徑可言。」

他有齊上述特質,他說:「你可以問我父母。我對於職業生涯早有計劃,而成為冠軍見習騎師也是其中一個夢想。」

屈迪生受到凱旋門大賽冠軍騎師列特指導後,開始以「週六騎師」見稱,也就是一名有能力攻下大賽的騎師,而事實上他在2018年所累積的頭馬高達一百一十一場。

上述種種,讓他有機會與查爾頓建立合作關係。他們均相信彼此的緣分其實早已注定。

屈迪生與查爾頓在本週沙田早餐會上互相稱讚。

查爾頓說:「屈迪生陣上精於取位,賽後亦向你匯報有用的意見。以他這個年紀來說,他已算很成熟,不會被勝利沖昏頭腦。我需要游說一些大馬主聘用他,馬房的支持對騎師相當重要。」

因為查爾頓的信任,屈迪生得以穿上代表鴨都拿王子的綵衣,策騎兩歲雌馬「四邊形」出爭牠今年全部三仗。該駒潛力優厚,上仗於10月在新市場勝出雌馬一哩賽(一級賽)。而屈迪生於9月在科隆策騎「望穿秋水」攻下歐洲大賽(一級賽)。

屈迪生也有留意另一位偶像莫艾誠的消息,這位應屆英國冠軍騎師正在亞洲地區出賽,表現出色,包括上月策騎「文雅之士」攻下日本盃。屈迪生看來也想往亞洲發展,尤其是香港。

「我一直渴望來香港作賽,甚至有一天在這裏全季策騎。我對週日在此出賽感到雀躍。」

「望穿秋水」今仗預期會成為冷門,但屈迪生曾經在法國、德國及意大利等國家一出即勝,所以此駒或許不應忽視。

這位冒起中的星級騎師剛於上週末在毛里裘斯勝出三場頭馬,成為不少馬迷的新寵兒。他已於本週五抵港,對週日一戰感到樂觀, 他表示:「『望穿秋水』是一匹難以預計的馬,但若然牠的狀態對辦,要擊敗牠或許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