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富全摘下浪琴表香港盃再贏一級賽

09/12/2018 19:25

「歡樂之光」(左) 勝出浪琴表香港盃,令主隊能囊括今屆四場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冠軍。
「歡樂之光」(左) 勝出浪琴表香港盃,令主隊能囊括今屆四場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冠軍。

本港練馬師羅富全只是從練到第二季,今天便已贏取香港最重要的一項錦標浪琴表香港盃 (2000米一級賽),這意味他已具有問鼎未來香港冠軍練馬師的條件。

是日較早時羅富全已憑「紅衣醒神」勇奪香港短途錦標,未幾即中孖寶。這場頭馬意義重大,因為香港國際賽歷史上首次有同日四場大賽頭馬由本地練馬師包辦。

剛奪得香港一哩錦標的約翰摩亞將於下季尾退休,而訓練出香港瓶頭馬的告東尼練馬歷程也過半了。

羅富全只花了十八個月,就可於今天下午兩小時內取得了與他師傅蔡約翰一樣多的香港國際賽頭馬了。目前只有告東尼、約翰摩亞及姚本輝有更多的香港國際賽頭馬。

「歡樂之光」在蘇兆輝胯下,於香港盃全程領放,末段力拒其同父同母兄長「馬克羅斯」及兩匹賽績極佳的日本賽駒之挑戰而告捷。此駒未贏這場之前,已顯示有此潛質,今仗已獲證明。

這匹出自父系「雕塑家」的閹馬,以一個馬位之先擊敗日本馬「迪雅卓」,而其全兄弟及近期一再交鋒的「馬克羅斯」只負於「迪雅卓」短馬頭得第三。

羅富全說:「今天真是特別日子,對我而言是太美好了,我難以相信。我目前的願景是訓練更多良駒及贏多些大賽。今天能贏兩場大賽是太美好了。」

羅富全今日取得令他難忘的香港短途錦標及香港盃勝利。
羅富全今日取得令他難忘的香港短途錦標及香港盃勝利。

賽前回顧上仗即中銀香港馬會盃,「歡樂之光」與「馬克羅斯」互燒而兩敗俱傷,羅富全決定改變今仗戰略。

羅富全說:「昨天我與蘇兆輝研究,告訴他如果馬兒出閘快,要上前領放,但如果『馬克羅斯』被大力推騎,則留守於對方之後。由於我們抽到一檔而『馬克羅斯』抽七檔,我們大為有利。」

三屆英國冠軍騎師蘇兆輝已多次贏得大賽,但這是他在港客串的第一場一級賽頭馬。他成功執行了羅富全的策騎指示,絲毫無錯。賽事的頭八百米段速只是50.56秒,可保證由頭帶到尾贏馬了。

蘇兆輝說:「賽事形勢發展對我有利,檔位十分理想,有助前領或守第二位,一切依計劃進行。」

「我不想放得太快,但同時也不想被『馬克羅斯』糾纏,我要留放恰到好處,我成功於三百米領先,跑完八百米後,我心想後上馬要極出色才可追到我了,當時以為只有歐洲代表其中一駒才有機會追上,因為我不信『馬克羅斯』可以後來居上。」

蘇兆輝繼贏得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冠軍之後,再取得他在香港的首場一級賽頭馬。
蘇兆輝繼贏得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冠軍之後,再取得他在香港的首場一級賽頭馬。

蘇兆輝所指的歐洲馬,結果變成被捧成熱門的兩匹日本馬「白日彗星」及「迪雅卓」。後駒於末段力追,但由於前段的段速影響而後上不及。騎師李慕華說:「我的坐騎留於『白日彗星』之後,直路推騎下,馬兒反應甚好,於終點前全力衝線。」

「馬克羅斯」奮勇地跑第三,但於陣上無法取得一貫的前領位置。告東尼說:「幾匹對手出閘後都力策上前搶放,潘頓說坐騎不夠快而留守第二位,潘頓於途中也試圖上前帶領,但未能如願,再推騎也是徒然。」

潘頓對這場賽事的評語是:「這場賽事馬兒演出極好,我以牠為傲。」

首次角逐一級賽的「歡樂之光」即能攻下浪琴表香港盃

羅富全暫時未能決定「歡樂之光」未來的部署,但不排除越洋出征。他說:「我首先要與馬主商議,然後才研究外地賽程,目前是一切皆有可能。」

當被問到會否長期留港策騎而不是只客串四個月,蘇兆輝不置可否地說:「啊,有何不可?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