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齊心支持方嘉柏力爭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榮耀

莫偉彥 (Steve Moran)

05/12/2019 13:28

方嘉柏一直是香港前列練馬師之一。
方嘉柏一直是香港前列練馬師之一。

三屆冠軍練馬師、在香港及新加坡贏過多項大賽冠軍,以及父子兩代與香港賽馬淵源深厚;以上的事跡僅描述了方嘉柏賽馬人生的一小部分。

被問到出生地時,方嘉柏答道:「1967年8月12日生於印度加爾各答。」語氣似乎在強調印度,更有點像英軍在點名報到。

方嘉柏的父母雖然是英國裔,卻在印度出生。他的父親方祿麟先後在印度和香港從練,在兩地都是出色的練馬師。他的祖父和曾祖父均是軍人,經常與馬為伴。方嘉柏說:「我是英國人,持有英國護照。」不過,曾擔任他助理練馬師的現役練馬師蘇偉賢形容,方嘉柏「更似是一名中國人」。

方嘉柏舉家移居香港時年僅十三歲,因此他畢生都在英國前殖民地生活,但反而未曾在英國生活。他對自己頗不平凡的成長經歷記憶猶新。

他憶述:「我移居香港前一直在印度生活。我在印度上學,在那裏的最後一年,我就讀喜馬拉雅山山脈上大吉嶺的聖約瑟寄宿學校。那裏景致迷人,一覺睡醒就看到美麗山色。」

方嘉柏說:「雖然看不到額菲爾士峰,但能看見山脈其餘部分。我對印度充滿美好回憶。那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國民非常友善,重視家庭價值。印度培育我長大,讓我學會人生正確價值觀,讓我成為正直的人,以善待人。我學會是非對錯,在印度學懂的事情畢生受用。」

方嘉柏把在印度領悟到的人生真諦應用到馬房運作上,就像父親一樣,注重誠信和家庭。他的兩名兒子,二十一歲的Ryan和下週滿十九歲的Ronan目前正跟隨他學習,就如他從前跟隨父親方祿麟一般。方祿麟在港從練二十二季,贏過六百三十七場頭馬,於二○○二/○三年度馬季退休。

現時方嘉柏的兩名兒子Ryan及Ronan均已成為其馬房團隊的成員。
現時方嘉柏的兩名兒子Ryan及Ronan均已成為其馬房團隊的成員。

方嘉柏確是來自一個龐大的香港賽馬家族。他的姊姊Fenella過去一直在其馬房工作,直至近期才引退。方嘉柏的妻子Alix在墨爾本出生,是已故前香港練馬師夏志信的女兒。Alix的兄長Clint則先後在香港和墨爾本擔任電視賽馬節目主持。方嘉柏的第三名兒子Riley,現年十歲。

方嘉柏說:「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我們舉家移居香港,他們沒有把我留在印度。我在香港完成學業,但自從來港後,我就經常跟隨著老爸。即使在讀書時期,我也會跟著他去看晨操。」

「剛剛來港的時候,我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因為到處都是高樓大廈,是我前所未見的。那是一個很大的轉變,即使香港跟印度同樣受到英國文化影響,我也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這個新環境。那時候的香港還是由英國管治。這座城市多年來一直發光發亮,縱使近來出現了一些情況,但我們都會繼續努力,希望事情能夠好轉。」他續道。

方嘉柏是英皇佐治五世學校的畢業生他說:「那時候,我們學校的學生大多來自外籍家庭,過了十至十五年後這種情況才開始改變。那些日子很美好,我猶記得上學充滿樂趣。」

在校園的樂趣,包括與同學打賭一些賽事,方嘉柏笑言他至今仍會這樣做。「那時候有很多跟我差不多都是十三、四歲的朋友甚至是老師,都喜歡打賭。我相信他們至今仍會記得我當年給他們的貼士。賽馬一直是香港文化的重要元素之一,而我自年少時已是當中的一分子,又能夠住在練馬師宿舍,那真是太好了。」他如是說。

方嘉柏於2003/2004年度馬季開始從練,正好是他父親榮休後的那一季,但過程並非一帆風順。他憶述:「該季我們都以為我即可獲發牌,但最終他們選擇發牌給霍利時和沈集成。父親當時有點不快,因為他認為作為他副手的我已足足努力了十八年,理應獲得發牌。其後,卓普咸申請撤銷牌照,我因而填補空缺。幸的是,我廄從那時起一直表現不錯。」

方嘉柏與父親方祿麟慶祝贏得冠軍練馬師的榮譽。
方嘉柏與父親方祿麟慶祝贏得冠軍練馬師的榮譽。

方嘉柏的父親方祿麟於2015年病逝,其母現年八十歲,居於加拿大。方嘉柏說:「她是一位了不起的母親。」當父親離世時,方嘉柏表示:「他是我的父親,我的師父,亦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是我的最佳拍檔,我們形影不離。我以前上學前會陪他到馬場,幫忙打掃馬格和替馬匹梳洗。父親喜歡馬匹保持清潔,讓牠們在亮相圈保持最佳外觀。我曾學習如何打理馬匹,和察看有問題的馬匹。他的觀察力強,教我要透過觀察和身體力行,便會獲益良多。」他又說。

「我從沒想過不繼承父業,由始至終都喜歡馬匹。何以會不喜歡與馬匹相處?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都有不同的事發生,賽馬事業十分精彩。有時會有豐厚回報,有時會傷心失望,起落不定。有時你會摸不著頭腦,為甚麼一匹馬會表現失準,並會問自己是否有甚麼地方出錯?你會不斷鞭策自己努力向前,期望能令馬匹發揮所長。」他解釋。

「他教懂我要用愛心和耐心善待馬匹,要照顧馬主的利益,要做正確的事。永遠要誠實,以自己為傲,不要讓自己犯錯。他認為任何人一旦涉足欺騙行為,便永遠回不了頭。 」他又說。

香港賽馬會當年在哀悼方祿麟的訃告中表示︰「他建立起崇高的聲譽,以熱愛賽馬和為人正直見稱。」

「父親又說,若你不誠實正直,便不能成為賽馬從業員,不會成為出色的練馬師。我一向深信,若你努力不懈,建立一支好的團隊,其他事便會水到渠成。幸運地,到目前為止我一切順利。」他續說。

方嘉柏與兒子

「天久」為方嘉柏贏得2011年的香港短途錦標。

方嘉柏現時的團隊,包括他兩位大兒子,他們的表現令他深感自豪。他說︰「Ryan和Ronan都已經長大成人,乖巧成材。他們加入馬圈的年資尚淺,我從來沒有強迫他們,只是對他們說:『順其自然,做你喜歡的事。』Ryan之前在澳洲悉尼讀大學,有一天他打電話給我對我說︰『爸爸,我想回港跟你學習更多有關馬匹的知識。』」

「兩個孩子均循正途學習,慢慢摸索。在同儕協助下,我會將一身本領傾囊相授。我年少時曾到英國、美國、澳洲及紐西蘭遊歷,儘管香港如斯獨特,從練體驗獨一無二,但走訪其他地方,也可增進馬匹相關知識。」

他續說:「我有個表兄弟曾在英國從騎,為練馬師夏活效力,我會在當地夏季時,探訪夏活及其他練馬師。我也曾拜訪美國的翟誠道,以及在澳洲與紐西蘭的蘇禮雲家族和澳洲的賀嘉時家族。這些都是美好的回憶。」

香港練馬師蘇保羅與方嘉柏交情深厚,憶述對方來訪時笑謔:「他在紐西蘭待了兩三個月。我們每週工作六七十小時,但我不記得他有幫忙。」其間方嘉柏兒子Ronan插話,解釋他何以不能說父親壞話:「因為他是老闆。」

另一位香港練馬師蘇偉賢曾跟隨方嘉柏學藝,他回想當年時光道:「我將他視為良師益友。他教會我很多馬匹相關知識,以及待人接物之道,他待我猶如兄弟。我為他工作約十年,他將我扶植為一名練馬師。」

「方嘉柏十分聰明,深諳如何與香港人相處。我覺得他骨子裏根本是中國人,懂得怎樣對待華人馬主。我效力方廄時,已有很多不諳英語的香港馬主將馬匹交給他訓練,因為他經常臉帶笑容,充滿幽默感。他既受歡迎,又是冠軍練馬師。」

蘇偉賢說:「我自立門戶至今七年,我們卻情誼不變。即使今時今日,我仍會向他請教,而他總會樂於協助。我相信由馬伕以至馬主,每個人都敬重他。他會說的廣東話很少,但都聽得明白,毋須擔心溝通不便。」

「跳出香港」將代表方嘉柏馬房出爭香港盃。
「跳出香港」將代表方嘉柏馬房出爭香港盃。

方嘉柏上週日在沙田取得兩捷,本週派出「跳出香港」及「川河尊駒」兩駒出爭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而且滿懷信心,但他承認今屆賽事以至全個季度的競爭都相當激烈。

「要在香港做好練馬工作,必須兼顧多個方面,且現時競爭也比以往激烈。你要更加精明,具備豐富的練馬知識,並盡快找出最適合馬匹的場地和訓練方式。香港採用讓磅制,使賽事的競爭十分激烈,難度也很高。」

「由於不斷有許多新的良駒加盟你的馬房,因此你必須在新舊馬之間取得平衡。要保持馬兒的實力,然後在牠們完成任務時,讓牠們在適當時候引退。」

「在香港,我們一般都能在適當時候將馬兒運往別處,這對大家來說都是件好事。香港賽馬會有個很好的制度,當要入口一匹馬時,馬主必須支付大約八千美元,作為馬匹日後運往另一國家的開支。我們都盡可能讓馬匹得到最好的待遇,這在現今社會非常重要。」方嘉柏說道。

談到他的未來及投注的愛好,他顯得坦率,但作為現居練馬師排行榜上第四位的練者,他又似乎過於自謙。他說﹕「我現在五十二歲,還在繼續埋頭苦幹,努力讓馬房回到鼎盛時期。我一直都在練馬師榜上的頭三至四名,但過去兩季是稍為艱難一點。」

「或許我應把這視作一門生意來經營。我盡量為馬主作出正確安排,在馬兒表現不太理想時仍堅持下去。這些馬主或許會欣賞這點,但其他人看到你成績下滑到第六或第七名,大概就不太欣賞了。因此我得當作一門生意來經營,證明給眾人看,我確實在頂班之列,我的練馬生涯至今有八成時間都是如此。」

方嘉柏相信,培養年輕馬主應是重中之重,他說:「不少大馬主已經逐漸年邁,我們每人都會年老,所以我們應該鼓勵年輕一代加入,讓他們樂在其中。讓他們看看父輩如何為自己的馬匹興奮叫喊,或興高采烈地拉頭馬拍照。他們記得父親當年的模樣,一代代仿效,成為家族文化。我們需要年輕會員及馬主,讓他們帶動這項運動邁向新高峰。」

方嘉柏對麾下兩匹香港國際賽事參賽馬的評價如下:

「跳出香港」:「牠深得我心,很久之前就覺得牠會有一番成就。馬兒現時的本地評分是127分,反映了牠的實力。希望牠能勝出這項一級賽。牠已為這場賽事準備已久,我也已為此部署了一年,只希望一切順利。牠要在此賽中展現實力,聲名大噪。這是牠應得的,牠確是匹良駒,我覺得牠還有發展空間,能取得更高成就。相信在未來一兩季,我們就能看到牠的最出色表現。

「牠在這裏需要時間去適應新的環境,在港初期的進度不太理想,但我們沒有操之過急。縱然牠在四歲的賽季季尾贏得三場頭馬,我們卻錯失了競逐打吡的機會。我們初期不想給牠壓力,馬主對我們非常好,他們說:『不用急,慢慢來。』我說:『牠是一匹非常出色的賽駒,所以我們只要正確的事,做對馬兒有幫助的事情。我們現在所付出的,期望未來得到回報,而牠已做到這一點。』」

「川河尊駒」:「牠是一匹戰駒。牠很堅韌強壯。牠只曾跑過兩次2000米賽事,表現良佳,我認為牠可以應付2400米的賽事。牠在今年初的香港金盃面對『時時精綵』時,衝刺認真出色。牠於兩週前的馬會盃中,一度在彎位受困,但仍能交出凌厲衝刺,跑獲季軍,再次不敵『時時精綵』。」

「『川河尊駒』相當全才。牠在加盟我的馬房之前,在澳洲僅跑過短途賽。我們訓練牠成為相當優秀的一哩馬。當牠的狀態處於巔峰時,偏要面對『美麗傳承』,但牠仍然交出好表現,多次在『美麗傳承』之後跑得亞軍及季軍。假若沒有『美麗傳承』,相信不少人都會說:『「川河尊駒」是一匹很優秀的賽駒。』」

「我們兩度在新加坡掄元,牠的表現勇悍。我認為牠可以應付一哩半的途程。牠經常造出很快的末段時速。翻看瓶賽的歷史,此賽大多數在慢步速下競逐。如果屆時步速偏慢,我們會讓牠在前列競跑, 否則就讓牠沿途放鬆去跑,然後力策上前爭勝,希望牠能應付途程。相信牠早段不會落後太遠。雖然牠今仗會與不少頂尖馬匹交手,但日後我們為牠部署時會有更多選擇。現在澳洲與香港與之間的馬匹運送限制經已解除,假若你有一匹馬實力足以角逐2400米或以上的國際一級賽,那麼澳洲有很多大賽可供選擇,我們會認真考慮。牠雖然年紀不輕,但仍然壯健,而且表現甚佳。」

「牠是一匹出色、快樂和健康的馬,這樣的馬經常會交出好表現。我們今次替牠報名三項賽事(一哩、盃及瓶)。不過,在牠上仗跑過2000米賽事後,我覺得我不應該安排牠縮程角逐一哩錦標,而且我已安排『跳出香港』出爭香港盃。縱然牠們的評分只相差一分,但我一向覺得『跳出香港』的實力突出得多。」

「『川河尊駒』或許有足夠加速力應付2400米的賽事,這是我所期望的。牠跑2000米途程時衝刺強勁,假若牠能夠應付今仗所增加的四百米,那麼我們便有爭勝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