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重擊」力爭香港短途錦標

Scott Burton及Kate Hunter

06/12/2019 16:50

「野田重擊」冀能一如其父「龍王」般勝出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野田重擊」冀能一如其父「龍王」般勝出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近屆的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1200米),均見外隊馬大多未能對主隊賽駒構成真正的威脅。

但日本傳奇賽駒「龍王」卻屬例外,能夠一度打破主隊在此賽的壟斷局面。「龍王」於2012年來港首次參與競逐香港國際賽,當時牠已是日本最出色的短途佳駟,卻未曾征戰海外。

由岩田康誠策騎的「龍王」,於2012年的香港短途錦標中出閘迅速,沿途居前列位置,末段一攻而破,以出色姿態報捷。

翌年「龍王」更進一步,先後在1600米的安田紀念賽及1200米的短途馬錦標兩項一級賽中報捷,亦證明馬兒性能何其廣泛。

於攻下短途馬錦標之後,「龍王」再次來港爭取衛冕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結果馬兒不單止成功完成任務,贏馬姿態比起之前一年更為出色。

勝出2013年的香港短途錦標後,「龍王」亦隨即光榮退役,能訓練如「龍王」般的佳駟,確是每位練馬師夢寐以求的事,而這匹傳奇馬王,亦改寫了訓練牠的練馬師安田隆行及其兒子的一生。

「龍王」於2013年成功衛冕香港短途錦標。

現年六十六歲的安田隆行,於訓練「龍王」的同時,其馬房亦有一匹速度甚佳的雌馬「真機伶」。而在最近十八個月內,他的馬房亦有一匹短途佳駟「野田重擊」冒起。

四歲賽駒「野田重擊」是「龍王」的首批子嗣之一,同期「龍王」的子女亦包括「杏目」,因此「野田重擊」對安田隆行來說更具意義。

安田隆行的兒子安田景一朗亦是他的助理。安田景一朗表示,他的團隊樂於與香港賽馬建立更密切的關係。

安田景一朗說:「我們認為,不論於9月29日的短途馬錦標一役中是贏是輸也好,如果我們獲邀前往香港參賽的話,則『野田重擊』作為『龍王』的兒子,將會為日本以及香港的馬迷帶來無窮的樂趣。」

「野田重擊」在短途馬錦標中負於頭馬「倫敦塔」跑獲季軍。

結果中山競馬場舉行的短途馬錦標中,「野田重擊」僅以約四分三馬位之差不敵頭馬「倫敦塔」跑獲季軍。而在前仗的三級賽堅蘭盃 (1200米) 中,「野田重擊」則擊敗「倫敦塔」奪冠。

週日之戰安田父子找來了戴圖理為「野田重擊」執韁,他們希望這位新鮮出爐的浪琴表全球最佳騎師,能令目前國際評分為114分的「野田重擊」跑高一些,與一眾主隊實力分子如「忠心勇士」、「紅衣醒神」及「爭分奪秒」等抗衡。

安田景一朗說:「我們希望令馬兒有最好的爭勝機會,因此找來當今高手之一的戴圖理為牠執韁。

「於短途馬錦標舉行後兩個星期,我們決定征戰香港。『野田重擊』是匹正在冒升當中的新星,我亦認為牠會不斷進步,所以今次不論戰果如何,日後我們亦樂於再派牠前來香港作賽。」

照辦煮碗:超級星期六快試

「龍王」勝出2012年香港短途錦標。

「龍王」兩次在港奪魁,均在賽前一天的星期六進行最後快試。

於2012年香港國際賽舉行之前的星期六早上,「龍王」在晨課中以24.3秒的快速完成最後試跑,亦因這課亮眼的晨課表現,令不少人對此駒另眼相看,雖然亦有意見擔心該課快試或令馬兒耗力較多。

2013年,「龍王」同樣於國際賽舉行之前的星期六早上進行快跑操練,該次快試結果成為晨課焦點,最終馬兒亦成功衛冕。

安田景一朗憶道:「當時我的兄長安田翔伍負責在港照料『龍王』,他決定為馬兒作出操練安排,結果成效甚好,因此今次我們決定照辦煮碗,安排『野田重擊』於週六進行最後快跳。」

「當『野田重擊』最初在日本進駐檢疫營時,牠表現得相當緊張,但牠自從來港之後,牠適應得相當好,食慾亦佳,看來樂在其中。」

「實在很難將『野田重擊』與『龍王』相比,因後駒確是太出色,要直接比較亦對『野田重擊』不太公平。但『野田重擊』自來港後進度一直良好,看來承襲了其父喜歡香港的特性。」安田景一朗續說。

戴圖理喜獲垂青

戴圖理將夥拍「野田重擊」角逐香港短途錦標。
戴圖理將夥拍「野田重擊」角逐香港短途錦標。

將於週日夥拍「野田重擊」的戴圖理,對馬兒的爭勝機會抱樂觀態度。

他說:「在日本,『野田重擊』獲頗高的評價,雖然『忠心勇士』確具實力,但像『野田重擊』般的日本賽駒,放諸於任何一處地方均具爭勝分量。」

戴圖理已有一段時間缺席香港國際賽,此項全球馬壇盛事,曾為他帶來不少美好回憶。

他說:「我曾夥拍『飛霸』勝出香港盃。通常年內我在育馬者盃策騎上陣後便停下來,但今年我有在墨爾本盃出賽,而吉田照哉則問我可否在日本策騎一段時間。」

「野田重擊」能否一如其父般揚威香江,週日便有所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