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達文期待重返香港上陣

莫偉彥 (Steve Moran)

24/11/2021 18:00

澳洲好手連達文。
澳洲好手連達文。

如果在長達九小時的航程中只能有一個人同行,你會選擇誰?

在賽馬界中,韋達應該不會想選擇柏寶作伴,而潘頓想必也不會希望是韋達 –這樣臆測很合理,畢竟過去他們在綠茵場上經常鬥得難分難解。

麥道朗和連達文兩位騎師,將於12月8日參加在跑馬地舉行的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為確保防疫措施得以妥善實行,他們將於12月初一同乘坐由馬會安排的指定私人飛機來港,來一次非一般的相聚。馬會為2021年香港國際賽事建立特定的「賽馬防護泡」,而包機安排是其中重要的一環。

對於這個安排,麥道朗和連達文其實沒有其他選擇,而實際上兩人之間並無任何敵意;只是星級佳駟「雍容爾雅」大前仗及前仗均由連達文執韁,上仗則在麥道朗策騎下勝出墨爾本盃,因此兩人同機來港在外界看來才有點微妙。

「我們毫無問題,今次的安排很好,我十分期待這個旅程。」連達文於本週較早前對我說。在今屆墨爾本盃中,連達文策騎「精心挑選」取得第五名,而麥道朗則在原先的坐騎「應聲而出」退出後,與「雍容爾雅」故劍重逢。賽馬世界就是如此,一道門關上,另一道門又會打開。

連達文十分期待首次參加國際騎師錦標賽。麥道朗將代表原籍的紐西蘭上陣,造就現年二十七歲的連達文有機會代表澳洲參賽,不過連達文近年在澳洲和日本均取得上佳成績,由他代表澳洲絕不令人感到意外。

連達文表示,他現在能有如何好的成績很大程度上是受到2014/2015年度馬季季終首次來港客串的經驗啟發。雖然那次客串他只取得五勝,但對當時剛年滿二十一歲的他具有重大意義。

由姚本輝訓練的「平民百勝」在連達文胯下於沙田建功。

「到香港策騎讓我在各方面都大開眼界。在此之前,我從未在澳洲以外的地方策騎。香港馬壇匯聚了很多來自不同賽馬地區的人士,我從他們身上獲益良多,令我成為更好的騎師。」

「在香港客串最美好的回憶,便是結識了許多人。首先是姚本輝,我在香港第一場頭馬就是策騎他訓練的『平民百勝』取得,然後又認識到更多人。我一直都說,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到香港。」

他其後確曾偶爾短暫訪港,包括曾策騎三駒角逐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以及有一次在香港賽馬會騎師不足時來港客串。

「看到日本賽駒遠征香港,很可能也是驅使我到日本策騎的原因之一。」連達文說道。他於2019年及2020年在日本兩次客串期間,共取得七十八場頭馬。

他與日本馬圈關係密切,讓他有機會於2019年策騎日本賽駒「白朗冰川」及「雍容白荷」,分別攻下一級賽考菲爾德盃及覺士盾。同年,他還在悉尼攻下一級賽金拖鞋大賽,以及在日本勝出三項一級賽,憑「雍容白荷」分別拿下寶塚紀念賽及有馬紀念賽,以及策騎「樸素無華」勝出維多利亞一哩賽。

連達文策騎「雍容白荷」勝出2019年有馬紀念賽。

「當年我很幸運,能在初到日本就小有成績,為我帶來不少機會。」連達文說。

連達文認為,雖然他來港後須進行隔離,但他之前在日本的經驗能派上用場。他說:「在日本,不論有沒有疫情,我從週五至週日都不能外出,所以我相信即使在香港時,我們除了出賽和操練外,都不能離開住處,但這不會影響我的表現。」

連達文期待在國際騎師錦標賽與世界頂尖騎師一較高下,並希望能在香港國際賽事日上陣。

連達文說:「國際騎師錦標賽是一項精彩賽事,尤其是跑馬地的氣氛很熾熱。能夠參與其中,我感到很興奮,而我也渴望在香港國際賽事日上陣。我希望能有機會獲得坐騎上陣,可能是來自日本的賽駒,但目前一切尚未落實。」

連達文曾先後在香港及日本短期居留,對於學習兩地的語言,他說:「我的廣東話真的講得不太好,日文就慢慢有進步,我會繼續學好日文。幸好日本對外來客串騎師的言語要求,並不如要獲得當地全季策騎聘約那樣嚴格。」

「如有適合時機,國際航班又恢復正常時,我很樂意回到那裏(日本)策騎,但在此之前,我對今次能夠來港參賽充滿期待。」

莫偉彥

賽馬傳媒人莫偉彥來自墨爾本,本身擁有超過30年為電視、電台及報章作賽馬採訪的經驗,亦曾獲頒與賽馬傳媒相關的獎項。

莫偉彥對國際賽馬擁有濃厚興趣,他自1999年起已開始來港採訪香港國際賽。「精英大師」、「好爸爸」及兩屆覺士盾盟主「北來風」均是他最喜愛的賽駒,而「日平線」、「龍王」、「滿樂時」、「榮進之光」及「尚多湖」在港的獲勝表現,則是他見過最精彩的演出之一。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