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馬壇傳奇告東尼準備就緒再大展拳腳

莫瑾賢 (David Morgan)

22/04/2020 12:26

告東尼是香港馬壇家喻戶曉的人物。
告東尼是香港馬壇家喻戶曉的人物。

告東尼早前被人目睹在沙田馬場內徒步行走。現今全球環境嚴峻,告東尼步行往來馬房與練馬師看台本是一樁無關痛癢的小事,但已可見它的不平常。香港馬壇傳奇告東尼的單車於晨操時不再如往常般與他如影隨形,意味世界已不一樣。

單車在沙田馬場是尋常之物,隨處可見。好些練馬師及騎師、和大多策騎員與馬房助理,均喜歡踏單車穿梭馬場各處。告東尼除了兩季前有一段短時間改騎電動單車外,一直都是以單車代步。然而,香港政府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採取審慎而必要的措施,關閉部分公眾娛樂場所,當中包括市內的高爾夫球場,鍾情高爾夫球的告東尼因而沒有機會打球,只好安步當車,借走路多做運動。

上季冠軍騎師潘頓也是位高爾夫球愛好者。他這樣形容告東尼:「他球技了得,很有實力,而且十分認真。他各方面技術都很好,發球及揮桿俱佳、推桿準繩,是位相當全面的球手。」

六十三歲的告東尼以往每星期至少打高爾夫球兩次,現在缺少了打球和走十八個洞距離的運動量,頭上常戴著TC標誌深色棒球帽的他只好不踏單車改為走路,藉此舒展筋骨。

但現在離富衛保險冠軍賽馬日只有數天,他又再以單車代步進行日常工作,並且每件事情都做得細緻入微。他會駐足沙圈,看著馬房的六、七匹賽駒列隊由隧道離開走向全天候跑道。若在一週前他會走路,現在則是踏單車離開,將單車泊在草地跑道旁,然後前往練馬師看台。在這幢兩層高的綠色建築物,可俯瞰全天候小跑道。告東尼於地下一層,看著廄內戴上白色籠頭的馬匹跑過。

潘頓將夥拍「時時精綵」出爭富衛保險女皇盃。
潘頓將夥拍「時時精綵」出爭富衛保險女皇盃。

他解釋為何選用白色:「如果你的馬兒毛色是深棗色,而韁繩和籠頭又是黑色或深棕色,就不容易看到牠們。白色最顯眼,讓你看得清楚。其實沒有甚麼特別原因,純粹是我的喜好。」

在一眾馬匹之中,有一匹的灰色尾巴在慢跑時躍動,牠就是現時告東尼馬房的星級賽駒「時時精綵」。告東尼曾訓練的名駒多不勝數,包括「牛精福星」、「巴基之星」、「加州萬里」、「締造美麗」、「美麗大師」、「將男」、「幸福指數」,以及香港歷來最具代表性的賽駒「精英大師」等等。

「時時精綵」現已準備就緒,出爭獎金高達二千五百萬港元的富衛保險女皇盃(2000米)。此賽是冠軍賽馬日三項一級賽中的重頭戲,定於4月26日在沙田馬場舉行。告東尼曾表示,「時時精綵」去年在女皇盃中不敵日本賽駒「勝出光采」得亞軍,是因欠缺運氣所致。他曾憑藉「將男」(2015年)及「巴基之星」(2018年)兩奪女皇盃 ,並期望今年第三度以練馬師身分攻下此賽。

「巴基之星」勝出女皇盃,告東尼興奮莫名。
「巴基之星」勝出女皇盃,告東尼興奮莫名。

當告東尼仍是騎師的時候,亦曾兩勝女皇盃,當時此賽仍未開放給海外賽駒參與競逐。他曾六度榮膺冠軍騎師,在港共取得九百四十六場頭馬,贏得的大賽多不勝數,是香港首屈一指的本地培育騎師。他更以超卓的騎功,在歐洲摘下多項一級賽。

「時時精綵」於週日之戰本有機會與本地馬壇新力軍「金鎗六十」正面交鋒。「金鎗六十」於 3月勝出香港打吡大賽(2000米),橫掃四歲馬經典賽事系列三關冠軍,但於上週三(4月15日)其練馬師和馬主決定該駒將避戰女皇盃,以讓馬兒休賽。

當晚在跑馬地勝出兩場頭馬的告東尼得悉這個消息後,驚訝得瞪大雙眼。然而,他強調無論「金鎗六十」是否上陣,都不會影響他的部署,意味著他會集中及全力為旗下賽駒備戰。他派遣出戰富衛保險女皇盃的參賽馬,除了「時時精綵」之外,還包括三項一級賽盟主「馬克羅斯」和2019年香港打吡大賽冠軍「添滿意」。

「金鎗六十」出道以來一直夥拍何澤堯出賽,隨著該駒退出,何澤堯至目前為止尚未能覓得其他坐騎於富衛保險女皇盃上陣。四十多年前,香港賽馬運動轉為職業化,年輕的告東尼成為當代新星,而何澤堯可說是繼告東尼之後最有前途的本地土生土長培育騎師。

成就傳奇

1972年告東尼及同屆見習騎師合影。
1972年告東尼及同屆見習騎師合影。

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成立於1972年,孕育出眾多港產騎師,何澤堯也是該校畢業生。然而,告東尼不但是該校首批畢業生之一,還是歷屆中最出色的一位,後輩中至今尚無人能及。1972年令人銘心刻骨,除了告東尼入讀見習騎師學校,另一位港產英雄李小龍主演的《精武門》也登上大銀幕。香港於這一年還發生了嚴重雨災及山泥傾瀉,至少156人因而喪命。

何澤堯說:「告東尼堪稱香港的活傳奇。我們年輕時皆以他為榜樣。他的大名早已家傳戶曉。早於孩童時候,在我對賽馬產生興趣之前,我已經知道告東尼是誰。告東尼可謂無人不識。」

「他自就讀見習騎師學校起,展開一段與眾不同的旅程,因為他有機會到歐洲策騎,為大馬主阿加汗效力,獲得豐富賽馬經驗。他通曉賽馬歷史,累積而來的知識造就他成為一代練馬師。」

見習騎師學校現今的精英教學、體能訓練、營養指導,以至專屬宿舍設施,皆與告東尼習騎時相距甚遠,當年的騎師培訓計劃還在探索階段。

告東尼憶述:「當時的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不知道應該將我們安置在何處,所以讓我們入住跑馬地看台的舊鐘樓,那裡環境甚為嘈吵。」

「過了不久,馬會將我們安置到頂層一個地方,嘗試設立宿舍,靠牆放了一排排雙層床。但那裏還是太吵了,其他人隨意坐著,或吃東西或打麻將。這叫人怎麼睡覺?我還得在清晨三點半起床,為米曲凡里策馬操練。」

告東尼於1989年策騎「殖民首長」勝出香港邀請盃。
告東尼於1989年策騎「殖民首長」勝出香港邀請盃。

馬會其後在跑馬地建了馬伕宿舍,就在當年山光道舊馬房旁邊,從馬場沿著斜坡往上走一段路就到。至1980年代中期,最後一批在跑馬地馬房訓練的馬匹遷入沙田馬房後,見習騎師學校也於同一時期移至沙田馬場。

告東尼說:「當我們還住在山光道時,我通常會搭乘米曲凡里的便車一同下山。公眾看台的前門有一道閘,我得下車幫他把閘門推開。那道閘真的很大,要兩個人才能推開。推開大閘後,我還要開燈。燈的開關也有一整排,不像現在全都由電腦操作,我要按下所有開關後,才能開始操練馬匹。」

告東尼的父親告魯士是業餘賽馬年代的一名成功騎師,而告東尼和哥哥告達理均跟隨父親的步伐,從事賽馬業。

告東尼憶述:「我看過父親晨操幾次,當時我才八歲左右。他在滙豐銀行工作,所以他在晨課過後,就會回辦公室上班。當年賽事隔週末舉行,不是每星期都有比賽。」

「父親於早上三點開始進行晨操,他須乘坐電船仔(嘩啦嘩啦)過海。當年還未有過海隧道,渡輪也要到六時才有首班船。人坐在這些小船裏,但外面海浪很大,毫不平靜。」他邊笑邊回憶,「有時候能安全過海已算好運氣!」

告東尼於2005年在沙田馬場與父親告魯士和兄長告達理合照。
告東尼於2005年在沙田馬場與父親告魯士和兄長告達理合照。

告東尼的事業發展可說是破浪而上。他於1974年12月11日策騎由蘇芬洛夫訓練的二十一倍冷門馬「錦雲」,在當年的跑馬地沙地跑道上競逐一場1400米第六班讓賽,勝出從騎以來的首場頭馬,劃下輝煌騎師生涯的起點。

他說:「記得當時『錦雲』本來是由連利策騎,但表現未如理想。其後我獲得該駒帥權,結果牠在我胯下從容勝出。」

「回想當年,倘若我勝出一場賽事,部分落敗的騎師會感到不忿,賽後會找我來發洩。我於賽事末段擊敗這班年紀比我大得多的騎師,當時我只有十六、七歲,而他們已是三十多歲。」

告東尼仍記得與多位外國高手同場較技的日子,其中包括法國冠軍騎師畢奇,以及多屆英國冠軍騎師魏德禮,魏德禮當時大多在冬天來港策騎。「魏德禮在港策騎時,正值他策騎生涯的黃金時期。」告東尼本身則在從騎黃金時期毅然離開香港,前往歐洲發展,讓外國人見識到這位香港冠軍騎師的超凡騎技。

告東尼於1986年夥拍「三連圖」勝出愛爾蘭冠軍錦標。

「精英大師」是告東尼從練至今的代表作,而他從騎時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戰績,則是夥拍一代著名雌馬「三連圖」揚威歐洲。告東尼曾夥拍這匹由賓康訓練的星級賽駒攻下多場重要大賽,包括在新市場連勝兩屆英國冠軍錦標(1986及1987年)、根利錦標(1987年)、加冕盃(1987年),以及愛爾蘭冠軍錦標(1987年)。

告東尼說:「策騎牠勝出的每一場賽事都別具意義,但當中以在鳳凰園勝出愛爾蘭冠軍錦標一役最精彩刺激。牠該仗留居包尾位置,末段以凌厲衝刺超越全部對手摘冠,當時我感到極為高興。」

告東尼於1988年續創佳績,策騎Fijar Tango勝出巴黎大賽,以及主策Indian Rose攻下紅寶錦標。1989年,他夥拍Lady In Silver攻下法國橡樹大賽。1991年,他則憑Magnificent Star勝出約克郡橡樹大賽,以及憑Turgeon攻下愛爾蘭聖烈治大賽及皇家橡樹大賽。除為大馬主阿加汗效力外,告東尼亦曾替英女皇名下的馬匹執韁。

告東尼於1986年女皇盃賽馬日與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在沙田馬場合影。
告東尼於1986年女皇盃賽馬日與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在沙田馬場合影。

「我記得第一次為英女皇策騎,是在潘德法主策包義鼎廄下雌馬Harmonious。我猶記得『七』這個數字,應該是第七場賽事,以及由第七檔出閘。包義鼎的太太當時還提議,我們不如下注七英鎊來碰碰運氣。最終我們勝出該賽,那已經是1991年的事了。」他憶述。

告東尼對自己從騎生涯的一事一物都記得一清二楚。翻查紀錄,Harmonious當時為一匹初出的兩歲馬,該場勝仗於1991年8月7日取得,而當日該駒確是排第七檔出閘。

「能夠為英女皇這樣的大馬主策騎是件無比光榮的事。她十分友善,並且給予我一次寶貴機會。她於1986年來港出席女皇盃時,我們有幸獲安排與她會面。」

對動物的敏銳觸覺及感應

告東尼在馬廄與「精英大師」合照。
告東尼在馬廄與「精英大師」合照。

「他是一個傳奇。」潘頓這樣評論告東尼。這位三屆香港冠軍騎師於過去十載為告東尼出賽無數,當中最矚目的勝仗,包括夥拍「美麗大師」、「馬克羅斯」和東廄當下星駒「時時精綵」攻下一級賽。

「他的經驗豐富,縱橫馬壇多年,因而深明練馬之道,這點毋庸置疑。」

不過潘頓認為告東尼不止是一個奮鬥者、明星騎師、冠軍練馬師、馬壇傳奇人物,他還有其他特質令他特別擅長訓練那些桀驁不馴的馬匹,例如「巴基之星」、「馬克羅斯」和難以捉摸的灰馬「威利加數」。「威利加數」來港初期出賽時,於出閘後會突然向左邊跑,於賽事中居後列過終點。但告東尼調教得法,令牠於一級賽香港瓶中追入亞軍。

「巴基之星」勝出2018年女皇盃。

潘頓說:「告東尼肯定擁有第六感。他在馬房跟貓逗玩時我就見過。他是個相當了解動物的人,能與牠們溝通。」

「他能充分掌握每匹馬的特徵及脾性,連牠們的外觀也打理得很好。在賽馬日,無論他是說馬兒會有好表現,又或是叫你忘記牠上仗令人失望的演出,期待馬兒展現實力,通常都看得很準。我認為他十分了解他旗下的馬匹。」

告東尼憑著對馬匹的了解,協助「馬克羅斯」於2月以一放到底的姿態勝出香港金盃(2000米一級賽),相隔十五個月後再開勝門,重振聲威。他大概也會憑著對去年香港打吡大賽冠軍「添滿意」的了解,嘗試讓牠回復勇態。該駒於2月底加盟告東尼馬房時,告東尼說牠當時顯得緊張。此外,「時時精綵」躍登香港最佳長途馬寶座,並成為傑出的中距離賽駒,告東尼也功不可沒。

潘頓說:「告東尼訓練馬匹自有一套流程和方法。他不介意安排牠們試閘,然後出賽,看看效果如何。待他將馬兒摸通摸透,加上他對馬匹的觸覺,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據告東尼說,他派出的三匹富衛保險女皇盃參賽馬,不論賽前狀態或操練表現均甚佳。本港賽馬運動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仍繼續進行,而這位香港馬壇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也同樣不會停下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