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稱「灰色閃電」的「尚多湖」閃耀香港

貝湯美

20/04/2020 11:30

2016年5月1日是亞洲賽馬史上令人永誌難忘的一天。日本馬王「滿樂時」在莫雷拉胯下展現凌厲後勁,力壓一眾強勁對手勝出冠軍一哩賽。同日舉行的主席短途獎獲升格為國際一級賽,首次開放予海外賽駒參賽。這天沙田馬場跑道上劃過一道「灰色閃電」,灰馬「尚多湖」以雷霆萬鈞之勢由包尾位置後上掄元,成為首匹在港攻下一級賽的澳洲賽駒,而為牠執韁的貝湯美對這場勝仗至今仍記憶猶新。

晨操走勢悅目

說到「尚多湖」,我首先會想起牠的飄忽個性、與眾不同的跑法,以及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勁加速力。牠應該是我策騎生涯迄今最重要的坐騎。我曾經夥拍「雲絲仙子」勝出,另外「威爾頓」與牠也有相類似之處,都是在作了兩段衝刺後還可以發力再上,但還是「尚多湖」最無與倫比。

我第一次為「尚多湖」執韁是在2015年,牠由墨爾本前來悉尼首次角逐史密夫錦標,當時我為賀米高團隊効力才一個月左右。我在這之前沒有看過牠出賽或策騎過牠操練。那時候牠已經有一種與別不同的從容態度。我策騎牠時可能比其他騎師留得更後一點,但他仍能以強勢獲勝,我知道我們如能繼續合作,未來幾年將有一番作為。

於2016年主席短途獎開始接受海外馬匹報名後不到一星期,我們便打算前往香港參賽。那時候我們剛以後上跑法再度攻下史密夫錦標,希望乘勝追擊,但主席短途獎確是高手雲集,包括在該賽前連勝兩仗的「幸運如意」,較年長的香港名駒如「友瑩格」、「大運財」和「幸福指數」,還有育馬者盃草地短途大賽盟主「蒙古週末」,以及剛在杜拜世界盃之夜勝出阿喬斯短途錦標的另一澳洲佳駟「緩衝之計」。

「尚多湖」在沙田的晨課表現令觀操客留下深刻印象。
「尚多湖」在沙田的晨課表現令觀操客留下深刻印象。

即使如此,我們知道「尚多湖」也絕非泛泛之輩。我在香港度過了愉快的一星期,包括觀看「尚多湖」於那個週二的出色晨操。我記得當時我與牠的練馬師賀米高一起站在內欄接近二百米處,馬兒一衝而過時我們便相視會心微笑,根本不需要打錶。「尚多湖」一向表現勇銳,在快跳時也會全力以赴,那天早上牠的表現讓不少人歎為觀止。賀米高當時笑著對我說:「祝我們馬到功成。」然而到了出賽那天,事情卻並非那麼順利。

蹄鐵問題令形勢有變

澳洲騎師艾道拿當時隨賀米高的團隊來到沙田,當我把馬鞍交給他時,他告訴我「尚多湖」已經失去一隻蹄鐵。這令我甚為擔憂,因為我知道牠容易緊張不安。當我們離開騎師室後,我看見「尚多湖」跟釘甲匠在一起,原來牠又把蹄鐵踢掉了,而且開始出汗。

我上馬後,「尚多湖」的情況並沒有好轉。牠跟隨儀仗馬前往起步點,途中顯得緊張急躁,猶記得當時我心想,牠這樣根本無望爭勝。「尚多湖」在澳洲向來較為急躁,來到沙田後似乎情況更甚。我無法讓牠平靜下來,牠非常急進躁動。我從未遇過坐騎在賽前如此大汗淋漓,當出現這種情況時,牠們根本無法爭勝。

「尚多湖」作賽一貫加速需時,但該仗出閘較平日慢得多,而且可能因為重新裝上蹄鐵,所以首一百米展步不快。我知道對手已紛紛受力策上前,唯獨「尚多湖」要過了大約首四百米後,才開始感覺動作暢順,漸入佳境。

跑過半程時,「尚多湖」終於上口,我也慢慢增添信心。可惜好景不常,因為梁家俊此時策騎「神舟小子」移出外疊,令我和坐騎偏離馬群,獨自在跑道中央競跑。看着「尚多湖」的步伐被打亂,我一度以為大勢已去,誰知道馬兒於最後四百米起發力加速,衝刺如飛。

憑藉閃電後勁扭轉乾坤

「尚多湖」在2016年主席短途獎中締造歷史。

根據馬會的賽果資料,「尚多湖」於跑過最後四百米處時仍遙居包尾位置,但領先馬匹於轉直路彎一段締速22.15秒,這對「尚多湖」極為有利。我當時感覺到牠已如常地找回平衡。牠在外疊逐一超越對手,並在接近終點時趕過「幸運如意」,我當時更真的能感覺到看台上觀眾熱烈吶喊造成的震動。

衝過終點線那一刻的美好滋味讓我畢生難忘,賽事片段也在我家中重播過多次。「尚多湖」在澳洲出爭過多項一級賽,費倫迪(Darren Flindell)在這些賽事中擔任評述時流露出對牠的偏愛。戴偉成(Brett Davis)在評述時更稱牠「the Thunder Down Under(澳洲迅雷)」。這場賽事評述真的很特別,我也會永遠記得這個稱號。

那一天是香港賽馬的大日子,在「尚多湖」奪冠後,「滿樂時」隨即在冠軍一哩賽中交出精彩表現掄元。當天晚上也很熱鬧,很多澳洲人當日都有前來觀賽。我與家人共享晚膳後,碰上賀米高團隊的其中幾人,結果一行人便再到蘭桂坊的某間角落酒吧暢飲,一同度過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夜晚。我不太確定我們是何時離場的,只記得我們坐上的士時,天都已經亮了!

「尚多湖」於2017年第三度攻下史密夫錦標,是牠揚威香港後的唯一勝仗,但我認為這場是牠競賽生涯的代表作。牠該仗沿途看來爭勝無望,是歷來唯一一次,但牠於最後二百米展開凌厲衝刺,後上掄元,感覺夢幻。我相信大家多年後仍會翻看此賽的影片,至今仍難以相信牠確實勝出了。

轉型為表演馬匹

大家均知道「尚多湖」有嚴重的出閘問題,甚至牠在滿利谷賽馬日最後一次公開亮相參加試閘時,也留在閘廂內沒有出閘,我覺得很難忘。當牠在看台前的跑道上踱步時,現場觀眾均為牠喝采,我才知道大家有多喜歡牠。由於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在馬場跑道上策騎牠,我也不禁熱淚盈眶。大家均認同牠是綠茵場上的英雄,我為此感到很高興。

貝湯美慶祝「尚多湖」的勝利。
貝湯美慶祝「尚多湖」的勝利。

「尚多湖」目前在悉尼毗鄰接受表演馬匹的訓練。牠的毛髮已開始轉白,看來很像一頭有腳的大白鯊,所以人們喜歡稱呼牠「Sharky」。牠在那裡表現出色,並很喜歡新的生活。我在牠遷往新地方前曾策騎牠在牧場上散步。看見一些像牠這樣情緒緊張的馬匹也能夠在退役後展開新生活,我很替牠們高興。

如此高質素的馬匹極之罕見,在我策騎過的賽駒之中,只有「巴基之星」能與牠相提並論。只要「巴基之星」想的話,牠便表現十分出色,專心致志去爭勝。這類出類拔萃的賽駒,難免會有點個性。然而,「尚多湖」出征香港一役,實在令人難以忘懷。

賀氏家族與我的關係猶如家人一樣,能夠為他們勝出此賽,對我別具意義。雖然我們在賽前幾乎在各方面均碰上阻滯,但最終仍能奪標,實在令人喜出望外。最重要的是,牠成為首匹在香港勝出一級賽的澳洲馬,我認為那種感覺,就好像在奧運會為自己的國家贏得金牌一樣。

貝湯美

貝湯美在其父親前騎師貝艾雲設於和域園的馬房中長大,自小與馬為伍。貝湯美於2007年開始從騎,並於2009/2010年度馬季成為悉尼冠軍見習騎師。自2011年4月起,他曾為活侯夫人擔任為馬房騎師一段短時間,其後於2015年初轉為自由身騎師。他於2013年4月28日首次與香港賽馬會簽訂直至季尾的短期合約,履約期間取得二十二場頭馬。其間貝湯美策騎「軍事出擊」攻下2013年富衛保險女皇盃,成為首位獲香港賽馬會發牌並於履約第一天便贏得一級賽冠軍的騎師。2014年,他策騎「威爾頓」再度在女皇盃中掄元,成為歷來第三位能連勝兩屆女皇盃的騎師。他於2012年策騎「榮譽肩章」摘下金玫瑰錦標,勝出其首項一級賽。2017/2018年度馬季,貝湯美移師香港,擔任約翰摩亞馬房的主帥,全季在港策騎。現時已返回澳洲策騎上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