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威勝」為熱衷帶馬遠征海外的古萬尼立下汗馬功勞

Nicholas Godfrey

21/04/2020 10:30

古萬尼於2009年憑「百威勝」勝出女皇盃。
古萬尼於2009年憑「百威勝」勝出女皇盃。

兩屆葉森打吡大賽冠軍練馬師古萬尼胸懷世界,熱衷帶領馬匹征戰海外,由唐加士達到杜拜;由澳洲到雅靈頓;由東京到多倫多;由新加坡到聖錫羅和沙田,多年來他的足跡遍佈全球。

這是古萬尼多年不變的作風。他出生於米蘭著名的賽馬世家,很早就展現勇於外闖的個性,二十出頭就已前往英國新市場跟隨施素爾爵士學習練馬。他多年來一直以新市場為練馬基地,不過在他四十五年的練馬生涯中,卻從不間斷前往海外征戰,其間在不少於十一個不同國家贏過一級賽殊榮。不過,當中並不包括澳洲,他在墨爾本盃遭遇的挫敗經常是馬迷談論的話題。

古萬尼解釋道:「我一向酷愛國際賽馬。國際賽事獎金豐富,賽事氣氛熾熱,也是讓世界留意賽馬運動的最佳方式。」

香港自然也是這位具備環球視野的練馬師經常造訪的地方,旗下佳駟「百威勝」亦然。該駒於2009年的女皇盃中,末段自包尾位置以勁勢上前,力克香港名駒「爆冷」奪冠。

「百威勝」雖然桀驁不馴,但極具天賦。牠於2012年退役,是當時英國歷來贏得最多獎金的賽駒。此項成就得來不易,因為這匹閹馬極難訓練,要直到四歲才能初次上陣,該季其中一仗牠於沙丘園出賽,其時馬兒只得78分的低水平,最終仍然落敗而回。「百威勝」之後表現及成績漸入佳境,便鮮有在家鄉英國角逐,服役幾季均主力穿梭於沙田、杜拜和新加坡,而非雅士谷和約克。

莫雅夥拍「百威勝」攻下女皇盃

2009年的一級賽女皇盃並非「百威勝」初次遠征海外,牠在同年較早時間於杜拜賽馬嘉年華大放異彩,先勝出兩項讓賽,繼而在杜拜世界盃之夜出爭一級賽杜拜免稅店盃,結果在當地名駒「神勇鬥士」之後跑獲亞軍。

然而,「百威勝」在沙田出戰女皇盃的表現,才叫古萬尼永遠難忘。在那個天色陰暗的下午,牠由沉著冷靜的莫雅主轡,於直路上自評述員也沒留意的包尾位置迅速追前,令前領馬匹措手不及,最終高奏凱歌。

「百威勝」為古萬尼於海外摘下另一項一級賽冠軍。

古萬尼憶述:「那天真是精彩絕倫。」現年七十一歲的古萬尼目前與妻子Sara在新市場附近管理Fittocks育馬場,享受著他的新事業。「千萬不要說我已經退休了!」他說,並表示他絲毫不想重投練馬界。「我十分喜歡我們的新工作,也很享受現在較慢的生活節奏。」

回顧「百威勝」在沙田勝出女皇盃一役,古萬尼補充說︰「『爆冷』當時是香港的星級賽駒,所以我們受追捧的程度不及牠。現在回想起來,能夠遠道到香港擊敗牠,實在是一項卓越的成就。」

「莫雅施展超凡的騎功,令這對人馬拍檔配合得天衣無縫。事實上,莫雅曾七次策騎牠勝出,而牠於其他騎師胯下只曾取得一場頭馬。『百威勝』喜歡留後競跑,必須以這樣的方式策騎,但加速力極佳。莫雅當日在直路上令坐騎得以望空後,便以佳勢勝出。馬兒往往到末段才超越對手,那場賽事贏得十分精彩。」他又說。

事實上,「百威勝」性格特立獨行,所以這場勝仗更顯得難能可貴。古萬尼笑說︰「牠並不容易訓練,擁有獨特的個性。我旗下另一匹曾在港勝出的賽駒『飛霸』,也有同樣的加速力。然而,『百威勝』總是我行我素,即使在晨操時也一樣。」

「牠兩三歲時健康一直欠佳,儘管有幾次出操時曾展現出超凡能力。由於訓練牠不容易,也難以令牠保持佳態,所以我不能過分催逼牠。牠必須從最基本學起,循序漸進。」

香港經歷記憶猶新

「百威勝」要在其後數年才能憑藉征戰多國的佳績奠定其星級賽駒的地位,馬兒以凌厲的衝刺力,贏盡全球馬迷喝采。儘管如此,該駒際遇有時也非一帆風順。就在摘下女皇盃三週後,牠角逐新航國際盃時於直路上受困,最終以短距離之差負於「冠軍風采」蹄下。「冠軍風采」其後更勝出一級賽杜拜世界盃。

「百威勝」甚少在家鄉英國出賽。古萬尼憶述:「箇中原因很多。牠很難在新市場開闊的空間受訓,因為牠會佔你便宜,拒絕接受一般賽駒應有的訓練程序。牠不是練馬師想要的溫馴賽駒。不過,在其他地方,當你只能在跑道上兩邊欄杆之間訓練牠時,牠反而比較服從指令。」

在2009年女皇盃中,「百威勝」憑凌厲衝刺擊敗香港名駒「爆冷」掄元
在2009年女皇盃中,「百威勝」憑凌厲衝刺擊敗香港名駒「爆冷」掄元

「百威勝」服役時曾四度遠征杜拜,其中第三次是於2011年在美丹角逐杜拜免稅店盃,最終憑一貫的強勁衝刺後上奪冠,是牠競賽生涯的另一代表作。牠勝出女皇盃後曾三度來港角逐,但未能再增添頭馬,表現最佳一次於2009年一級賽香港盃跑得季軍。牠於2012年因腹絞痛而不幸離世。

古萬尼回顧過往派馬來港的經歷,他對香港賽馬的營運模式讚不絕口。他解釋道:「我們一向享受派馬來港參賽。我認為香港的賽馬運動發展得極其出色。他們會將從賽馬投注營運得來的資金重投於賽馬運動上,這實在無人能及。這個就是香港賽事獎金豐厚的原因。」

古萬尼足跡遍及多國,體驗過各地的賽馬運動,但特別讚揚香港賽馬。「在香港,賽馬的每個細節都環環緊扣,運作暢順自如。你會獲得周到的招待。由於香港的馬迷熟悉賽馬,對這項運動充滿熱情,令沙田的大賽日十分緊張刺激。」

走向國際是發展關鍵

古萬尼與年輕的莫雅一同獲頒女皇盃冠軍獎盃。
古萬尼與年輕的莫雅一同獲頒女皇盃冠軍獎盃。

古萬尼至今仍然非常熱衷於國際賽事,他說:「我一直都很喜歡國際賽事。你看其他類型的運動,無論賽車、高爾夫球、足球或網球,他們的大賽都是在成為國際賽事後,才真正提升層次,成為國際體壇盛事。以賽車為例,原本賽車主要只在英國及部分歐洲地區進行,但自一級方程式創辦及在全球各地開始舉行分站賽事後,就演變成為一項人人熟知的體育運動。」

「高爾夫球及網球運動也有類似的進程。所以我認為如果能在世界各地舉辦國際賽事,這對賽馬運動的發展很有幫助。而自我開始參與海外賽事至今,這項運動已有了很大的轉變。馬匹現在已能到全球各地出賽,最近剛在澳洲攻下一級賽、由郗國思訓練的『加踏步』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但當這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帶來的危機完結後,賽馬運動需時多久才能重拾正軌,暫時仍是未知之數。今年的冠軍賽馬日將不會有海外馬匹來港,聽聞墨爾本盃和覺士盾也不會有任何海外賽駒參賽。希望我們只是今年受到影響,明年或後年一切可以回復正常,讓各路人馬可以自由來往世界各地參賽。」

Nicholas Godfrey

Nicholas Godfrey 是一位國際賽馬名家,曾遊歷六大州接近五十個不同國家,參與當地的賽馬運動,詳情可見於他的兩本著作On The Racing Road: The Ultimate Journey to the Racecourses of the World (2007年) 及 Postcards From The World Of Horse Racing (2017年)之中。

他曾在英國的「馬報」工作接近二十九年,其間曾擔任不同職務,包括前線記者、專欄作家、新聞記者、編輯、專題記者、專題編輯、副編輯及國際編輯等,直至2018年8月轉以自由身的身分工作。

他曾在英國及美國兩地榮獲作家獎項,包括在美國憑有關其愛駒「信雅達」的文章而獲得祖夏殊育馬者盃著作獎。

他亦是國際賽馬網站www.horseracingplanet.com的創辦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