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新聞」助韋達開啟在港璀燦的事業

韋達

22/04/2020 12:00

韋達縱橫香港馬壇二十多年,從騎時創下的紀錄或許後無來者,由1996年至2019年期間曾連續十三季榮膺香港冠軍騎師,累積頭馬一千八百一十三場。燎原之火需要火花點燃,「倫敦新聞」於1997年勝出女皇盃,為這位南非騎師燃放起璀燦的從騎事業。

「倫敦新聞」攻下女皇盃為韋達揭開事業新篇章

我可以說,1997年的女皇盃改變了我人生的方向。該個馬季我在香港客串了三個月後返回南非,之後回來角逐女皇盃。策騎「倫敦新聞」勝出為我帶來事業的新機緣。香港賽馬會邀請我留下,我就一直待至現在。

那年我二十五歲,對賽馬懷著滿腔熱誠。我在新加坡短暫客串了數次後,覺得是時候擴闊海外策騎經驗,就在此時一展抱負的時機剛好到來。

女皇盃一向是香港最享負盛名的賽事之一。由於與英女皇的關係,令此賽一向別具地位,而1997年的一屆更是意義非凡,因為在賽事舉行後不到三個月,香港便回歸中國。

「倫敦新聞」於1997年女皇盃中奮力衝刺。
「倫敦新聞」於1997年女皇盃中奮力衝刺。

當年只有很少南非馬能到海外出賽,而「倫敦新聞」為了來港角逐,可謂歷盡艱辛。牠於勝出女皇碟賽和大都會錦標後處於巔峰狀態,但其後須在開普敦接受四十天檢疫,再經由阿姆斯特丹轉機,途中由於遇上延誤,全程共花了四十二小時才能抵港。幸而牠十分強悍,在沙田的勝利也顯示出牠的實力。

我與「倫敦新聞」的練馬師羅禮諾和馬主Laurie Jaffee相識多年。事實上,羅禮諾更是我婚禮兄弟團其中一員。我在南非從騎時曾為他上陣無數次,而「倫敦新聞」來到沙田後,我曾多次策騎牠快跳,並曾對羅禮諾說:「牠今仗必勝無疑。」當時我確是信心十足。

高多芬陣營的「美好年華」成為該賽的大熱門,由戴圖理策騎。「倫敦新聞」則是次熱門,較大部分參賽馬多負五磅,最後以完美的走勢勝出賽事。

跨越兩大洲的祝捷時刻

牠致勝的關鍵在於出閘迅速,取得好位,其後持續上前。愛倫旗下的「百勝威」在我們前面領先,牠是一匹鐵馬,我們與牠展開了激烈的爭逐。到直路初,戴圖理的坐騎在我們外側追迫,但「倫敦新聞」持續力拼上前,其後「百勝威」發力還擊,牠依然有力再略為加速,最後以半個馬位之先勝出。

「倫敦新聞」攻下女皇盃。

當年我使用很易辨認的白色馬鞭,我以往每次奪標,過終點時都會揮動馬鞭,勝出女皇盃後我當然也有揮鞭慶祝。然而,該場勝仗對南非體壇來說更是一場重要賽事,南非幾乎每名運動迷都已一早起床觀看賽事,不少更已準備好香檳,那刻感覺就像是全國都在與我一同祝捷。

人們甚至將「倫敦新聞」勝出女皇盃,媲美南非欖球國家隊於1995年首次奪得欖球世界盃冠軍,實在是極高的讚譽。這場勝仗不單令南非賽馬邁向國際,並且向世界證明我們也擁有不少優秀賽駒。

「倫敦新聞」的馬主、練馬師及騎師獲勝後祝捷。
「倫敦新聞」的馬主、練馬師及騎師獲勝後祝捷。

自此勝仗後,好事接續而來,我其後曾勝出打吡、榮膺冠軍騎師及揚威香港國際賽事,但這一切都源於女皇盃的勝利。這很難解釋,但我當時已覺得香港是我發展事業的最好地方。

若然當時沒有勝出,我的人生軌跡可能會截然不同。我向來樂觀,所以我相信假如我沒有勝出該賽,我仍會找到方法留港策騎。不過,當「倫敦新聞」攻下女皇盃後,這個決定無論是對馬會或是對我而言就更順理成章。這為我開啟了事業的新篇章,我會永遠珍惜。

「倫敦新聞」名揚四海

我很幸運其後能再兩勝女皇盃。「奔騰」在1997年賽事中敗給「倫敦新聞」,僅得殿軍,翌年捲土重來,由我主轡並報捷。「奔騰」加速力強勁,跑1200米至2000米途程皆手到拿來。「雄心威龍」於2011年在打吡大賽掄元後氣勢如虹,翌仗由我策騎角逐女皇盃時擊敗「加州萬里」摘桂,賽後我再度揮鞭慶祝。

韋達憑「雄心威龍」第三度揚威女皇盃。
韋達憑「雄心威龍」第三度揚威女皇盃。

今年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女皇盃的賽事安排難免受到影響。然而,香港曾於2003年戰勝過非典型肺炎,對是次疫情自然防備較佳。

全港上下由政府以至市民大眾及馬會,均已採取多項防疫措施,努力對抗疫情。雖然在如今的特殊情況下,我們須閉門作賽,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仍能讓賽馬賽事繼續進行,在目前的嚴峻環境下向全球各地的賽馬業界發出極為重要的正面訊息。

「倫敦新聞」與現今的星級賽駒相比如何?這實在很難說,但我認為牠絕對不會給比下去。「倫敦新聞」從南非遠道而來參賽,更打破當時場地時間紀錄,為我帶來的影響非常深遠。如此良駒可遇而不可求。一旦羅禮諾讓馬兒進入勇態,牠的威力就不容小覷。

韋達

韋達在南非出生。他曾連續十三季雄踞香港冠軍騎師寶座,奠下不朽傳奇。韋達於2019年2月正式掛靴,當時他是在港累積最多頭馬(一千八百一十三場)和歷來贏得最多獎金的香港騎師(逾十五億港元)。高掛馬靴後,韋達曾花數月時間,走訪歐洲、杜拜、南非及澳洲等地,向世界頂級練馬師取經,學習馬房經營之道。他於2019年7月15日在沙田奧運馬房設廄,展開從練生涯。韋達是一名優秀騎手,年僅兩歲時首次坐上馬背,在南非跟隨其現已離世的父親習騎,其父親也曾擔任騎師。從南非騎師學院畢業後,韋達很快便往海外尋求發展。1996年每逢週末,他都在新加坡策騎。1996/1997年度馬季初,他在香港履行短期合約。1997/1998年度馬季,他再度來港並開始在港長期策騎。他是香港歷來首位贏得一千場頭馬的騎師,於2005/2006年度馬季更奪得一百一十四場頭馬,該項紀錄至2014/2015年度馬季才被莫雷拉打破。他從騎期間贏得的主要一級賽冠軍,包括香港盃(2013年「事事為王」)、香港一哩錦標(2013年「精彩日子」)、香港瓶(1998年「原居民」)、女皇盃(1997年「倫敦新聞」、1998年「奔騰」、2011年「雄心威龍」),以及香港打吡大賽(2010年「極品絲綢」、2012年「陽明飛飛」、2013年「事事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