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杵成針」為穆罕默德酋長在日本開創新局面

Kate Hunter

10/04/2018 12:00

「鐵杵成針」(九號) 在中京競馬場的一級賽高松宮紀念賽中險勝對手。 圖片由日本中央競馬會提供。
「鐵杵成針」(九號) 在中京競馬場的一級賽高松宮紀念賽中險勝對手。 圖片由日本中央競馬會提供。

於上月下旬,穆罕默德酋長在日本的陣營,憑在日本培育的「鐵杵成針」,首次以在日本本土受訓的賽駒揚威東瀛一級賽,在中京競馬場勝出高松宮紀念賽 (1200米)。現年五歲的「鐵杵成針」,正準備啟程前往香港,角逐本月底在沙田馬場舉行的一級賽主席短途獎 (1200米)。「鐵杵成針」其實只在近週的時間以高多芬的藍色綵衣出戰,今次征戰香江,意味該駒將踏上競賽生涯新的一頁。

「鐵杵成針」出自父系「賞月」,後駒亦是穆罕默德酋長於差不多十年前購入的首匹日本種馬,而「鐵杵成針」的成就,亦是酋長旗下團隊努力工作的成果。

簡單來說,「鐵杵成針」由日本的達利育馬場培育,但此駒的由來,源於一個更為複雜的故事,可追溯至2002年,當時穆罕默德酋長首次嘗試打入日本的育馬市場。

該年達利育馬場在北海道首次開始營運,穆罕默德酋長希望,日後當獲批在日本養馬時,育馬場便可為他提供馬匹。然而,日本有關養馬的條例,一直令酋長未能在日本中央競馬會轄下的馬場派馬出賽。雖然前景不明朗,但日本的達利育馬場已開始陸續購入種馬以作配種之用,其中一匹被購入的種馬,便是2007年一級賽日本盃冠軍「賞月」。他們亦培育及售出2010年一級賽NHK一哩賽冠軍「野田尚城」,以及培育及擁有多屆地方競馬會馬王Furioso。

2009年,穆罕默德酋長成為首位非日本本土居民而獲發日本中央競馬會馬主牌照,隨著日本中央競馬會此項養馬條例的改變,日本賽馬市場得以開放予海外人士參與。

「鐵杵成針」攻下高松宮紀念賽。

「鐵杵成針」攻下高松宮紀念賽。

當穆罕默德酋長於2009年最終獲註冊其日本中央競馬會綵衣式樣時,他只能沿用其舊有的一套棗紅色綵衣,而未能採用高多芬的全藍色綵衣。要到接近十年之後,到上月穆罕默德酋長名下日本賽駒方能統一用上高多芬的名字,但仍未能採用全藍色綵衣,而是在藍色綵衣之上加上藍綠色的臂章。

雖然綵衣仍未能採用全藍綵衣,但馬主名稱及時轉為註冊為高多芬,在時間上與「鐵杵成針」勝出高松宮紀念賽配合得天衣無縫。

「鐵杵成針」在過去四季一直能拾級而上,每個馬季牠都能贏得頭馬,並隨著年紀增長而不斷進步。除了出道後的處女勝利是於2015年12月在草地1400米途程取得之外,迄今牠的頭馬,悉數在草地的1200米途程取得。

「鐵杵成針」三歲時兩勝條件讓磅賽,但基本上牠在出道後的第二季表現未算出色。踏入四歲後,馬兒先增添兩場條件讓磅賽頭馬進賬,繼而於去年9月進軍在阪神競馬場舉行的二級賽人馬錦標,結果以優異的演出奏凱而回。翌仗首次出爭一級賽,角逐在中山競馬場舉行的短途馬錦標,在抽得十三檔起步之下,「鐵杵成針」沿途處不利形勢,結果只能跑第十二名。

「鐵杵成針」去年9月在阪神競馬場勝出二級賽人馬錦標。 圖片由日本中央競馬會提供。
「鐵杵成針」去年9月在阪神競馬場勝出二級賽人馬錦標。 圖片由日本中央競馬會提供。

今年1月「鐵杵成針」在三級賽絲路錦標復出,結果憑出色表現以兩個馬位之先擊敗2017年高松宮紀念賽盟主「特色星雲」報捷,這亦是牠進軍另一次一級賽之前的最佳備戰,於上仗的高松宮紀念賽中,「鐵杵成針」須面對包括2017年日本短途馬王「彎刀赤駿」、「唐吉快跑」及「特色星雲」在內的一眾日本頂級短途佳駟,可以說是硬仗一場。

在高松宮紀念賽一役,「鐵杵成針」於群駒轉入最後直路之際留居中間位置,其後移出至外疊衝刺,過終點時以馬鼻位之差力退「唐吉快跑」奪魁,最後六百米所造的分段時間為34.5秒。

是次精彩的演出,為這匹五歲馬征戰香港的主席短途獎打下了一支強心針,在高松宮紀念賽中牠不單止擊敗當下日本各匹短途精英,來自香港的「有得威」亦是其蹄下敗將,該匹由姚本輝訓練的賽駒最終跑第五名。

經過逾十年的努力經營後,高多芬在日本的陣營已到在世界馬壇大展拳腳的時候。

Kate Hunter

Kate Hunter在日本賽馬業的多個範疇工作接近十年,最初以自由身的身分,擔任賽馬新聞工作者及攝影師,其後在北海道一著名育馬場任職數年。2016年她自行創業,開設推廣公司Marugai Racing,公司設於東京,業務主要促進日本在國際馬壇及拍賣會的參與,以及向全球各地推廣日本的賽馬業。

國際名家

更多


網上熱話
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