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彼女皇盃日本兩代表: 「賽黃晶」依循乃父足印 「艾恩遺跡」覓今年首捷

Kate Hunter

19/04/2018 12:30

「賽黃晶」將是今屆愛彼女皇盃爭勝分子之一。
「賽黃晶」將是今屆愛彼女皇盃爭勝分子之一。

2012年,日本代表「統治地位」揚威沙田馬場,在意大利騎師李寶利胯下勇奪愛彼女皇盃。在此之前,「統治地位」屢次於日本本土的一級賽硬撼「黃金船」、「貴婦人」、「榮進閃耀」、「比薩勝駒」、「黃金巨匠」等名駒而跑得接近,卻始終與頭馬無緣。該駒其後南下香港,方得一償夙願,成為一級賽盟主。六年後的今天,「統治地位」的子嗣「賽黃晶」,境遇跟「統治地位」何其相似,也踏上乃父昔日的足跡,希望以愛彼女皇盃來為自己首開一級賽的紀錄。

「統治地位」當年勝出愛彼女皇盃前,曾先於日本攻下途程2200米的二級賽美國賽馬會盃。由音無秀孝訓練的四歲佳駟「賽黃晶」1月份也在同一項賽事揚威。只是「賽黃晶」贏了兩個馬位,稍不及贏三個馬位的「統治地位」那麼顯眼而已。

「統治地位」以出色表現勝出2012年愛彼女皇盃。

「統治地位」以出色表現勝出2012年愛彼女皇盃。

「統治地位」和「賽黃晶」父子都在愛彼女皇盃跟美國賽馬會盃之間,多跑了一場賽事。前者在途程2500米的二級賽日經賞跑第三;後者則在2000米一級賽大阪盃跑第六。雖然名次有別,但無巧不成話,兩駒不多不少都落後頭馬三又四分三馬位。

本屆愛彼女皇盃的日本代表除了「賽黃晶」,還有去年日本二千堅尼大賽冠軍「艾恩遺跡」。在「賽黃晶」力爭作一級賽零的突破之際,「艾恩遺跡」這匹日本一代馬王「大震撼」的子嗣早已有了一級賽進帳,而且所贏的正正是與女皇盃一樣的2000米途程。不過,「賽黃晶」問鼎女皇盃之前,今年已交出過頭馬;「艾恩遺跡」則在日本二千堅尼大賽報捷後,已有足足十二個月未嚐勝果。「艾恩遺跡」今年亦曾兩度出師,在2200米二級賽京都紀念賽得亞軍,而在本月初舉行的大阪盃則得季軍,兩場賽事牠分別負於頭馬一個馬位及一又四分一馬位。

「艾恩遺跡」及「賽黃晶」於大阪盃中分別跑獲季軍及跑第六名。

「艾恩遺跡」及「賽黃晶」於大阪盃中分別跑獲季軍及跑第六名。

「艾恩遺跡」的練馬師池江泰壽說:「牠是一匹高頭大馬,不耐於太熱、太潮濕的天氣下作賽。我們希望為牠找一場賽程首本的大賽來跑,這時候香港的天氣不致太熱。而跑罷大阪盃後,牠的狀態也保持得好,未有低落。雖然牠以前不曾遠征,但牠是一匹懂得自我放鬆的馬,舟車應無大礙。所以仔細考慮後,我認為女皇盃委實是理想目標。」

女皇盃一戰,將是「賽黃晶」與「艾恩遺跡」歷來第五次在陣上碰頭。過去四度交鋒,兩駒觸綫時的差距都不遠。

「艾恩遺跡」於去年攻下日本二千堅尼。
「艾恩遺跡」於去年攻下日本二千堅尼。

去年4月的日本二千堅尼大賽,兩駒首次同場交鋒,「艾恩遺跡」獲勝,「賽黃晶」於一個馬位後得季軍。到了途程2400米的日本打吡大賽,兩駒都無緣三甲,「艾恩遺跡」跑第五,於半個馬位後「賽黃晶」跑第六。及至途程3000米的日本聖烈治大賽,跑第五的「賽黃晶」終於比跑第七的「艾恩遺跡」先抵終點,但所差不外短馬頭位。最近一次交鋒,是上文提過的大阪盃,「賽黃晶」早段跟隨放頭馬,而「艾恩遺跡」則留守在「賽黃晶」之後,兩駒入直路時拍住衝刺,「賽黃晶」保持同速而結果跑第六,「艾恩遺跡」挑戰最終勝出的「文雅之士」不果,更於最後五十米被「波斯劍客」超越而屈居季席。

4月29日,兩匹日本代表將與六匹本港代表會獵於沙田馬場,同競國際殊榮。戰雲密佈,主客磨刀,看誰踏上前往頒獎台之路?

Kate Hunter

Kate Hunter在日本賽馬業的多個範疇工作接近十年,最初以自由身的身分,擔任賽馬新聞工作者及攝影師,其後在北海道一著名育馬場任職數年。2016年她自行創業,開設推廣公司Marugai Racing,公司設於東京,業務主要促進日本在國際馬壇及拍賣會的參與,以及向全球各地推廣日本的賽馬業。

國際名家

更多


網上熱話
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