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頓夥拍「馬克羅斯」勇奪浪琴表香港盃

Scott Burton

10/12/2017 19:12

是日多場大賽都是由前領馬贏出,全日重頭戲的第八場也不例外,「馬克羅斯」在潘頓胯下一放到底,贏出全日最高獎金賽事,即總獎金達二千五百萬港元的2000米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盃,過終點時拋開亞軍馬「明月千里」二又四分一馬位。季軍是日本代表馬「新寫實派」。

由告東尼訓練的「馬克羅斯」(9號),今日在潘頓胯下勝出浪琴表香港盃 (國際一級賽,2000米)。
由告東尼訓練的「馬克羅斯」(9號),今日在潘頓胯下勝出浪琴表香港盃 (國際一級賽,2000米)。

連同今次贏得浪琴表香港盃,潘頓已先後贏盡四項香港國際賽了。當被問及賽事中有無見到對手影蹤時,潘頓打趣說笑:「於賽前入閘前見到一兩匹馬,過終點後也見到一兩匹,但於途中都見不著對手。」

告東尼曾於2011年及2012年以「加州萬里」贏得兩屆浪琴表香港盃,今次是第三次奪此錦標。當「馬克羅斯」於對面直路順放,而「醒目層次」及「新寫實派」並不上前給予壓力時,告東尼見此情景,內心應是歡愉的了。

馬匹入直路時,「明月千里」從馬群中追上,潘頓即令坐騎再加速,令上屆香港馬王「明月千里」直至終點也無法追近。

潘頓對「馬克羅斯」之評語是:「此駒可以高速順放,然後仍可再加速。當途中沒有對手上前纏鬥,此駒就會有如此出色的表現。」

今日之前「馬克羅斯」曾角逐分級賽三次,得兩亞一季,潘頓表示,賽前與告東尼一起做功課,回顧及檢討這三場賽事後,他對「馬克羅斯」信心立即提升。

潘頓說:「我賽前研究過這場賽事的形勢,覺得除非有對手突然改變跑法,否則步速不會快,因此估計可以將坐騎順利放出,並且沿途輕鬆單騎領放,這獲勝之關鍵了。告東尼對此駒充滿信心,今早更給我電話集中談此駒,因此我也領略到他對此駒極有信心。」

由告東尼訓練的「馬克羅斯」(9號),今日在潘頓胯下勝出浪琴表香港盃 (國際一級賽,2000米)。
由告東尼訓練的「馬克羅斯」(9號),今日在潘頓胯下勝出浪琴表香港盃 (國際一級賽,2000米)。

潘頓於2012年策騎「雄心威龍」贏得香港一哩錦標,這是他的第一場香港國際賽事頭馬,繼而於2013年策「多名利」贏得浪琴表香港瓶,最後於2014年策「友瑩格」摘下香港短途錦標,後來夥拍該駒再贏一屆。

潘頓說:「今次贏得第四項國際賽,完成大滿貫,令我十分開心。」

於今日較早時舉行的三場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潘頓的坐駒都未能勝出,最接近的一匹是於香港瓶跑第五之「大雄圖」。

但到最重要一刻,他依足告東尼之策騎指示,與「馬克羅斯」合作得完美無瑕,贏得最重要的一項賽事。

曾也是大賽騎師的告東尼說:「我吩咐潘頓保持冷靜,依足我的策騎指示。他果然依足我的方法策騎,將坐騎放出後,順勢而馳。,我告訴他勿過早發力,等對手上前挑戰時才推騎,而當對手企圖追上時,此駒已發力拋離對手了。」這位退役名騎師果然料事如神。

「馬克羅斯」在浪琴表香港盃稱雄,騎師潘頓、練馬師告東尼、馬主蕭劍新與親友慶祝勝利。
「馬克羅斯」在浪琴表香港盃稱雄,騎師潘頓、練馬師告東尼、馬主蕭劍新與親友慶祝勝利。
浪琴表香港盃的祝酒儀式賽後在馬會廂房舉行。
浪琴表香港盃的祝酒儀式賽後在馬會廂房舉行。

「馬克羅斯」於英國時是由新市場練馬師皮仕高爵士訓練,他今天也到沙田馬場見證此匹「雕塑家」的子嗣於國際賽事揚名立萬。

來港前由皮仕高爵士訓練的「馬克羅斯」曾於法國贏得兩場表列賽,分別是尚格盧馬場及西部的Craon鄉村馬場。

告東尼曾於法國策騎,因此對法國賽馬極為了解。

告東尼說:「看此駒在法國贏馬的表現,可以見到牠喜歡前領,而今天的對手並無足夠速度與牠爭先搶放,就算勉力搶前,也不能跟上我這匹馬。」

雖然本地日後有連串二千米賽事,可讓「馬克羅斯」爭取豐厚的獎金,但告東尼認為此駒或許十分適合出征海外。

告東尼說:「我對此駒的成就亳不感到意外,此駒一直進步,我自然安排牠進軍此種級數的賽事,而我肯定此駒仍有進步空間。沙田二千米最合牠發揮,只要跑出水準就難尋對手。我很樂於派此駒出征海外,牠的場地性能廣泛,可以應付軟地,可以跑快地,也可跑泥地。我認為此駒可到任何地方作賽。牠的潛質優厚,健康良好,我仍未計劃下一步跑甚麼賽事,但我認為牠可於其他任何地方贏馬。」

「馬克羅斯」曾於二級賽中銀香港馬會盃負於「明月千里」一馬頸而屈居亞軍,今日反敗為勝了。「明月千里」今仗全程居後,這匹Tavistock子嗣於對面直路仍居於第七位,約翰摩亞看到這個情形,心中已覺不妙了。

約翰摩亞說:「今仗前段步速慢,而我的賽駒無法佔取最合適的位置,我原本指示,無論任何情況下,此駒都要跟得較前,但實際上牠未能做到我的要求,於此劣勢下,要追回太多失地,沒有一匹馬可交出這超快段速,此駒自然贏不到了。今仗是敗不足辱。未來會部署跑董事盃、香港金盃,或者會出征杜拜。」

「新寫實派」力拒同主 (Carrot Farm)的「善得福」,以半馬位之先保住季軍。
但這匹女皇盃盟主始終未能追上「馬克羅斯」,牠於早段在莫雷拉胯下搶口,未能穩定走勢。

莫雷拉說:「這是一場高水準賽事。我的坐騎於前段有些搶口,我要花了一些時間才令牠穩定下來。跑第三已是極稱職了。」

六匹歐洲參賽馬都全程跟跑,無法於末段作出挑戰,表現最好是「詩人之言」,此駒入直路時要取七疊,結果跑第六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