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文堪稱法國陣營征戰浪琴表香港國際賽的其一先鋒

韋萊德 (Howard Wright)

13/11/2017 15:10

英國廣播公司電視第二台的著名問答節目「大學挑戰賽」的第一條十分問題:說出首匹在香港國際賽勝出兩項不同賽事的法國代表馬。

核心馬迷或會有粗略的概念,但就算是熱衷上網的人士,也不易在網上找到答案。如你能說出是「雞尾酒」的話,相信會令人對你刮目相看。

時間是1998年,「雞尾酒」在巫斯義胯下勝出其在港的首項賽事 – 香港國際碗。香港國際碗亦即現時香港一哩錦標的前身,但1400米的途程比香港一哩錦標稍短。「雞尾酒」在其競賽生涯中合共上陣三十九次,共取得十三場頭馬,當中十二場由巫斯義主策,這匹極具天份的閹馬一年後締創歷史,於2000米一級賽香港盃中掄元。

1998年香港國際碗

時光荏苒,訓練「雞尾酒」的練馬師杜文,於今年夏天以七十七歲之齡宣告榮休,向其致敬之聲紛紛出現。當中大部分、尤其是英國方面主要歌頌他是定期派馬赴英角逐的先鋒,但其實他派馬征戰海外的成就亦不能忽略,「雞尾酒」便可稱得上是其代表之作。

訓練「雞尾酒」的杜文。
訓練「雞尾酒」的杜文。

由1998年12月至2001年12月期間,「雞尾酒」合共在港上陣七次,而在該段時間內,「雞尾酒」共出賽十八次,當中只有四次留在法國本土角逐。馬兒在海外的足跡,包括英國 (兩次)、加拿大、英國、杜拜及新加坡 (兩次),而牠每次遠征均十分順利,在當時來說,這已經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或者有人會認為,「雞尾酒」於2001年在詩栢馬場舉行的杜拜免稅店盃中擊敗香港馬王級佳駟「靚蝦王」及紐西蘭馬后「日平線」一役,屬其巔峰之作,但亦不可忘記,「雞尾酒」每每一踏足沙田馬場的場地,牠便會交出其最佳水準。

除了在香港國際碗中力克「必勝灣」奪魁外,「雞尾酒」亦曾三度出爭女皇盃,獲一冠兩亞;以及三度角逐香港盃而獲一冠一季一第五。「雞尾酒」是杜文與妻子伊利莎伯在他們位於法國北部諾曼第的牧場培育出來的馬,由馬兒出生一刻,杜文便看著其長大,因此他對馬兒早有深刻的了解,部署方面也每每經過一番深思熟慮。

早於1987年,杜文已派馬遠征,該年的聖誕拆禮物日,他旗下的Nupsala以二十六倍的冷門身分,在英國金頓園的一項跳欄一級賽中大勝深受馬迷愛戴的傳奇名駒Desert Orchid十五個馬位,為杜文取得其從練以來的一項突破。短短八日後,杜文亦派出「雞尾酒」的父親「雙人床」角逐在美國佛羅里達舉行的喜利草地盃,亦能奏凱而回。

杜文其後在跳欄賽屢創佳績,由他訓練出來的跳欄賽名駒,包括「好傢伙」、「優勝龍」、 Baracouda 及「第一桶金」等等,均為馬迷耳熟能詳;但與此同時,「雞尾酒」所取得的成就亦廣為國際馬壇所認同,並足以令其他法國練馬師相繼仿傚。

當杜文退休的消息傳出之後,杜文向《馬報》的Scott Burton表示:「由我從練的第一日開始,我一直尋求新的挑戰,因為我喜歡開創先河—例如成為早年其一率先帶馬征戰香港的法國練馬師、首位勝出杜拜免稅店盃的歐洲練馬師、以及首位帶馬征戰新加坡的歐洲練馬師,這些成績為我帶來很大的滿足感。」

杜文這些成就都有賴「雞尾酒」,馬兒曾兩度遠赴獅城,競逐新航國際盃,但兩次在新加坡上陣均僅以短距離之差屈居亞軍。

杜文並非是首位勝出香港國際碗的海外練馬師,但正如文首提及,他是首位能攻下此賽的法國練馬師,而他亦一早洞悉4月的女皇盃是帶馬來港角逐的另一好時機。

因此,「雞尾酒」在首次來港勝出香港國際碗之後約四個月 – 即1999年4月崔護重來,並再次展現其優良質素,在女皇盃中擊敗「原居民」贏得錦標。同年12月,「雞尾酒」第三度來港,在香港盃中以接近四個馬位之先力退「奔鹿」摘桂,取得在港三連勝。此駒亦成為首匹能於香港國際賽勝出兩項不同賽事,及於香港的春季大賽中掄元的唯一一駒,此紀錄直至去年方被日本佳駟「滿樂時」打破。

1999年香港國際盃

2000年的香港盃勝仗亦是「雞尾酒」在港的最後一次勝利,但牠在之後的兩次女皇盃中,先後僅以短馬頭位之微不敵「實業家」及以不足兩個馬位之差負於「星運來」蹄下均跑獲亞軍,而在該兩次女皇盃之間,牠亦能在香港盃中僅以接近兩個馬位受挫於頭馬「奇異光芒」而取得一席出色的季軍,證明其戰鬥力相當。2001年12月,「雞尾酒」最後一次在港上陣,於香港盃中負於頭馬「愛麗數碼」而跑第五名。

然而,年紀始終是競賽馬匹的最大阻力,「雞尾酒」亦難逃此自然定律,正如當年《態況》評論八歲的「雞尾酒」時指出「最終牠的衝刺力不及以往。」但無論如何,「雞尾酒」的成就影響深遠,為日後一眾征戰香江的法國人馬樹立典範。

韋萊德

韋萊德是資歷豐富的賽馬新聞工作者,2014年6月正是他投身賽馬傳媒行業達半個世紀之時。其傳媒生涯最初由「態況」開始,其後轉往倫敦的「每日電訊報」工作。1986年,他成為「馬報」的創辦員工之一。2012年7月,他退任「馬報」編輯的職務,但仍為該報以及包括Thoroughbred Owner & Breeder 與 Thoroughbred Racing Commentary在內的國際傳媒機構撰寫文章。除了傳媒工作外,自1990年起他更成為英國北部賽馬學院的馬房職工訓練中心受托人、以及自2004年起成為該訓練中心的副主席。此外,於1986至2009年間,他是英國平地賽馬分級賽事委員會的成員。